夜中人12



  

  图片

  ■文/从前慢

  夜幕是一点一点降临的,直到现在还有不尽漆然的地方。坐在城中这处林带,我感受到的还是一个活跃的城市,丝毫没有因夜而来的宁静,要说有变化那是林间走动的人更多了。车流还像是奔命,谁也没打算让谁,行人呢,倒是放缓了脚步。

  林带在这城里是个稀罕的东西,我所知道的只有那么两三处。可要说这一处有着明显的不同来,坐在椅子上会有震感,起初我以为是北面不远处火车经过使然,后来才又想起地铁从下面经过。果然是川流不息,不分昼夜,可见城市的缤纷来。

  路上路下都如此鲜活,这让我觉得节奏是太快了,的确没法和农村比。这个时间农村大多都沉寂下来了,即便有着声响,那也是各家屋子里的事,又或是狗吠深巷。相比较来说,我是更欢喜着农村的夜色,可谁让我读了书走出了农村呢?!这到底是荣光,还是其它什么,我越来越糊涂了。

  冥冥之中,我经常会有这样的想法,比如说这城里的人有点超密度了。这话意思是说,小区的住的人太多,活动的地方太少;城市往来的人太多,公园绿地太少。人现在缺的不是与人之间的接触,是有点开始厌恶这种交往,可能更需要周围都是树木草花,就着这个原因我是常安静地到这里来。

  来了,只为图个清净,可夜晚的城市却如此不知疲倦。反正,我是累了,所以就走出屋子去见我的林木花草。凡是有生命的东西肯定都知道劳顿,谁能不知疲倦地总是忙碌?除了人,又还能有谁,可谁又愿意这样,哪个人不想着能休息就好好休息?

  我常觉得这世界是人自己把人逼成这样了,太忙碌绝对不是世界的固有形式,哪来那么多重要的事去做?片刻不停歇。活着应该是稍微努力就可以做到的事,可缘何现实如此劳心费神?谁能懂呢?!这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看是中年人居多,反正没有几个年轻的身影。

  96

  从前慢叔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6

  2019.08.04 20:34*

  字数 700

  

  图片

  ■文/从前慢

  夜幕是一点一点降临的,直到现在还有不尽漆然的地方。坐在城中这处林带,我感受到的还是一个活跃的城市,丝毫没有因夜而来的宁静,要说有变化那是林间走动的人更多了。车流还像是奔命,谁也没打算让谁,行人呢,倒是放缓了脚步。

  林带在这城里是个稀罕的东西,我所知道的只有那么两三处。可要说这一处有着明显的不同来,坐在椅子上会有震感,起初我以为是北面不远处火车经过使然,后来才又想起地铁从下面经过。果然是川流不息,不分昼夜,可见城市的缤纷来。

  路上路下都如此鲜活,这让我觉得节奏是太快了,的确没法和农村比。这个时间农村大多都沉寂下来了,即便有着声响,那也是各家屋子里的事,又或是狗吠深巷。相比较来说,我是更欢喜着农村的夜色,可谁让我读了书走出了农村呢?!这到底是荣光,还是其它什么,我越来越糊涂了。

  冥冥之中,我经常会有这样的想法,比如说这城里的人有点超密度了。这话意思是说,小区的住的人太多,活动的地方太少;城市往来的人太多,公园绿地太少。人现在缺的不是与人之间的接触,是有点开始厌恶这种交往,可能更需要周围都是树木草花,就着这个原因我是常安静地到这里来。

  来了,只为图个清净,可夜晚的城市却如此不知疲倦。反正,我是累了,所以就走出屋子去见我的林木花草。凡是有生命的东西肯定都知道劳顿,谁能不知疲倦地总是忙碌?除了人,又还能有谁,可谁又愿意这样,哪个人不想着能休息就好好休息?

  我常觉得这世界是人自己把人逼成这样了,太忙碌绝对不是世界的固有形式,哪来那么多重要的事去做?片刻不停歇。活着应该是稍微努力就可以做到的事,可缘何现实如此劳心费神?谁能懂呢?!这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看是中年人居多,反正没有几个年轻的身影。

  

  图片

  ■文/从前慢

  夜幕是一点一点降临的,直到现在还有不尽漆然的地方。坐在城中这处林带,我感受到的还是一个活跃的城市,丝毫没有因夜而来的宁静,要说有变化那是林间走动的人更多了。车流还像是奔命,谁也没打算让谁,行人呢,倒是放缓了脚步。

  林带在这城里是个稀罕的东西,我所知道的只有那么两三处。可要说这一处有着明显的不同来,坐在椅子上会有震感,起初我以为是北面不远处火车经过使然,后来才又想起地铁从下面经过。果然是川流不息,不分昼夜,可见城市的缤纷来。

  路上路下都如此鲜活,这让我觉得节奏是太快了,的确没法和农村比。这个时间农村大多都沉寂下来了,即便有着声响,那也是各家屋子里的事,又或是狗吠深巷。相比较来说,我是更欢喜着农村的夜色,可谁让我读了书走出了农村呢?!这到底是荣光,还是其它什么,我越来越糊涂了。

  冥冥之中,我经常会有这样的想法,比如说这城里的人有点超密度了。这话意思是说,小区的住的人太多,活动的地方太少;城市往来的人太多,公园绿地太少。人现在缺的不是与人之间的接触,是有点开始厌恶这种交往,可能更需要周围都是树木草花,就着这个原因我是常安静地到这里来。

  来了,只为图个清净,可夜晚的城市却如此不知疲倦。反正,我是累了,所以就走出屋子去见我的林木花草。凡是有生命的东西肯定都知道劳顿,谁能不知疲倦地总是忙碌?除了人,又还能有谁,可谁又愿意这样,哪个人不想着能休息就好好休息?

  我常觉得这世界是人自己把人逼成这样了,太忙碌绝对不是世界的固有形式,哪来那么多重要的事去做?片刻不停歇。活着应该是稍微努力就可以做到的事,可缘何现实如此劳心费神?谁能懂呢?!这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看是中年人居多,反正没有几个年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