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132丨愚人,为我指明了一个方向



  

  愚人_240b(以下简称愚人),原本是我同学太湖风徐徐道来的朋友。太湖风徐徐道来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石灰草》便是愚人推荐的,而且我同学太湖风徐徐道来告诉我:“愚人可好了,我在简书发的文章,他每篇都要来评说,给我指出病句和错别字,他是一位很好的老师。”

  这次,我的甪直新书发布会来了很多人,愚人也来了,他就是我同学拉他来的呀。

  就这样,我与愚人也成了好朋友。

  愚人原来真是写文高手(注:他是安徽省铜陵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定居上海青浦,从事建筑行业。业余时间爱文学,爱读书,爱码字。在《光明日报》,《长白山日报》,《德州晚报》,《铜陵日报》,《铜都文学》,《枞阳杂志》刊物及省内外多家微信平台发表文章120余篇)。

  他来甪直两日不到,便有多篇美文横空出世,比如《维也纳(在甪直古镇)》、《走在甪直的大街上》,上述两篇文章都刊发在《枞阳社区》公众号,还有一篇是《沈宅的后门》。我对你说,我与他一同游玩的沈宅,我走过就走过了,而他对沈宅彼有想法啊,这就是棋高一着,或许我经常去那里,视觉已麻木了吧。

  读《沈宅的后门》,让我们见识了愚人知识面的广阔,他对叶圣陶有相当多的了解,所以他的文字很耐读: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四十年后会站在这个河埠头边,眼下是七月,昨天来甪直时见路边的水田里秧苗刚刚满田,满目葱茏。叶老的脚印和着背米包的种田人的脚印已被水泥或貌似古老的青砖埋在深深的地下。我想他是踏着泥土来的,习习凉风掀开他单薄的长衫时,那颗年轻的心一定像河里的水波一样起伏。那年叶老在甪直教书,二十五岁,正值青春年华。“橘生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同样的工作,二十一岁的叶老在上海却过得郁郁寡欢,处处受人排斥,后经人介绍,也有点“开后门”的意味,他来到甪直。同为苏州人,乡里乡亲的,加上他的才华深得沈柏寒沈老的赏识,叶老终于像甪直河里的鱼儿,自由自在。他在这里成了家,创作了《稻草人》《多收了三五斗》多部著作,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腾飞。本来他可以像麻雀一样呆在屋檐下,享受着没有风吹雨打的安逸生活。可以经常出入沈宅的后门去和比他大十来岁的沈老品茶,聊天,抒发自己的大志;可以和年轻的爱人黄昏时行走在甪直的大地上吟诗作词。“他虽然立足于甪直,但目光和思想所及,并没有局限于一乡一镇,他的“朋友圈”在不断扩大。他在《新潮》《小说月报》《晨报副刊》《学灯》《觉悟》等刊物发表作品。1921年,他与沈雁冰、郑振铎等发起组织“文学研究会”,提倡“为人生”的文学观,并与朱自清等人创办了中国新文坛上第一个诗刊《诗》。他在甪直的租住处——怀宁堂跑马楼上,写稿编稿,笔耕不辍。他发表了许多作品,出版了童话集《稻草人》和小说集《隔膜》等。叶圣陶离开甪直后写的《倪焕之》《多收了三五斗》等,皆取材于甪直。”甪直的水是流向吳淞江的,最终还是汇入大海。叶老也从甪直走进上海,走向世界。其实,愚人写叶圣陶,只是将他做背景,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推出另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我。愚人接着写道:

  此刻,我又仔细打量着走在前面的这个男人。我庆幸自己也是找徐建平“走后门”才来到了甪直,认识了这个叫“蒋坤元”的人,一个有着万贯产业却外貌平常的人,他也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家住渭塘,已经出了近四十本书,年前还有四本书待出,期待下次可以不用开后门了。当然我没有把他和叶老相比较的意思,但我想他肯定有颗“犷野”的心,他的故事也将激励很多人。走出古镇的大门时还是七月七号,太阳刚刚偏西,我的足迹被阳光覆盖。

  愚人真是太抬举我了,我哪能与叶圣陶相提并论呢?只是他为我指明了一个方向:写出好作品,也能够流芳百世。

  

  愚人(左)和太湖风徐徐道来

  [特别推荐理由]

  愚人语:

  ……我好像没忘记啊。一趟一桶,一桶一趟,穿过逼窄的巷子,桶在手上换来换去,水在桶里相互拥挤,蹦蹦跳跳,蹿到裤子上,鞋子上潮潮的。那天在工地上看见有梱多余的塑料管,便带回家安在院里的水龙头上。每天黄昏,都给这些菜苗洗个淋浴。现在来了一场夏雨,洗涤了空间的泥垢,也给万物注入了生机,雨,还会下,下一场不知道在何时,老天不是水龙头,但我会经常去菜地看看,施肥除草,该浇水时依旧不能停歇。我更知道收获未必和付出成正比,但不付出肯定就没有收获。(以上摘自《夏天的雨》)

  96

  蒋坤元

  17d141da 2078 45b4 982f e491df7ce8af

  91.7

  2019.07.30 03:10

  字数 1681

  

  愚人_240b(以下简称愚人),原本是我同学太湖风徐徐道来的朋友。太湖风徐徐道来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石灰草》便是愚人推荐的,而且我同学太湖风徐徐道来告诉我:“愚人可好了,我在简书发的文章,他每篇都要来评说,给我指出病句和错别字,他是一位很好的老师。”

  这次,我的甪直新书发布会来了很多人,愚人也来了,他就是我同学拉他来的呀。

  就这样,我与愚人也成了好朋友。

  愚人原来真是写文高手(注:他是安徽省铜陵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定居上海青浦,从事建筑行业。业余时间爱文学,爱读书,爱码字。在《光明日报》,《长白山日报》,《德州晚报》,《铜陵日报》,《铜都文学》,《枞阳杂志》刊物及省内外多家微信平台发表文章120余篇)。

  他来甪直两日不到,便有多篇美文横空出世,比如《维也纳(在甪直古镇)》、《走在甪直的大街上》,上述两篇文章都刊发在《枞阳社区》公众号,还有一篇是《沈宅的后门》。我对你说,我与他一同游玩的沈宅,我走过就走过了,而他对沈宅彼有想法啊,这就是棋高一着,或许我经常去那里,视觉已麻木了吧。

  读《沈宅的后门》,让我们见识了愚人知识面的广阔,他对叶圣陶有相当多的了解,所以他的文字很耐读: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四十年后会站在这个河埠头边,眼下是七月,昨天来甪直时见路边的水田里秧苗刚刚满田,满目葱茏。叶老的脚印和着背米包的种田人的脚印已被水泥或貌似古老的青砖埋在深深的地下。我想他是踏着泥土来的,习习凉风掀开他单薄的长衫时,那颗年轻的心一定像河里的水波一样起伏。那年叶老在甪直教书,二十五岁,正值青春年华。“橘生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同样的工作,二十一岁的叶老在上海却过得郁郁寡欢,处处受人排斥,后经人介绍,也有点“开后门”的意味,他来到甪直。同为苏州人,乡里乡亲的,加上他的才华深得沈柏寒沈老的赏识,叶老终于像甪直河里的鱼儿,自由自在。他在这里成了家,创作了《稻草人》《多收了三五斗》多部著作,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腾飞。本来他可以像麻雀一样呆在屋檐下,享受着没有风吹雨打的安逸生活。可以经常出入沈宅的后门去和比他大十来岁的沈老品茶,聊天,抒发自己的大志;可以和年轻的爱人黄昏时行走在甪直的大地上吟诗作词。“他虽然立足于甪直,但目光和思想所及,并没有局限于一乡一镇,他的“朋友圈”在不断扩大。他在《新潮》《小说月报》《晨报副刊》《学灯》《觉悟》等刊物发表作品。1921年,他与沈雁冰、郑振铎等发起组织“文学研究会”,提倡“为人生”的文学观,并与朱自清等人创办了中国新文坛上第一个诗刊《诗》。他在甪直的租住处——怀宁堂跑马楼上,写稿编稿,笔耕不辍。他发表了许多作品,出版了童话集《稻草人》和小说集《隔膜》等。叶圣陶离开甪直后写的《倪焕之》《多收了三五斗》等,皆取材于甪直。”甪直的水是流向吳淞江的,最终还是汇入大海。叶老也从甪直走进上海,走向世界。其实,愚人写叶圣陶,只是将他做背景,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推出另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我。愚人接着写道:

  此刻,我又仔细打量着走在前面的这个男人。我庆幸自己也是找徐建平“走后门”才来到了甪直,认识了这个叫“蒋坤元”的人,一个有着万贯产业却外貌平常的人,他也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家住渭塘,已经出了近四十本书,年前还有四本书待出,期待下次可以不用开后门了。当然我没有把他和叶老相比较的意思,但我想他肯定有颗“犷野”的心,他的故事也将激励很多人。走出古镇的大门时还是七月七号,太阳刚刚偏西,我的足迹被阳光覆盖。

  愚人真是太抬举我了,我哪能与叶圣陶相提并论呢?只是他为我指明了一个方向:写出好作品,也能够流芳百世。

  

  愚人(左)和太湖风徐徐道来

  [特别推荐理由]

  愚人语:

  ……我好像没忘记啊。一趟一桶,一桶一趟,穿过逼窄的巷子,桶在手上换来换去,水在桶里相互拥挤,蹦蹦跳跳,蹿到裤子上,鞋子上潮潮的。那天在工地上看见有梱多余的塑料管,便带回家安在院里的水龙头上。每天黄昏,都给这些菜苗洗个淋浴。现在来了一场夏雨,洗涤了空间的泥垢,也给万物注入了生机,雨,还会下,下一场不知道在何时,老天不是水龙头,但我会经常去菜地看看,施肥除草,该浇水时依旧不能停歇。我更知道收获未必和付出成正比,但不付出肯定就没有收获。(以上摘自《夏天的雨》)

  

  愚人_240b(以下简称愚人),原本是我同学太湖风徐徐道来的朋友。太湖风徐徐道来在报纸上发表的一篇《石灰草》便是愚人推荐的,而且我同学太湖风徐徐道来告诉我:“愚人可好了,我在简书发的文章,他每篇都要来评说,给我指出病句和错别字,他是一位很好的老师。”

  这次,我的甪直新书发布会来了很多人,愚人也来了,他就是我同学拉他来的呀。

  就这样,我与愚人也成了好朋友。

  愚人原来真是写文高手(注:他是安徽省铜陵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定居上海青浦,从事建筑行业。业余时间爱文学,爱读书,爱码字。在《光明日报》,《长白山日报》,《德州晚报》,《铜陵日报》,《铜都文学》,《枞阳杂志》刊物及省内外多家微信平台发表文章120余篇)。

  他来甪直两日不到,便有多篇美文横空出世,比如《维也纳(在甪直古镇)》、《走在甪直的大街上》,上述两篇文章都刊发在《枞阳社区》公众号,还有一篇是《沈宅的后门》。我对你说,我与他一同游玩的沈宅,我走过就走过了,而他对沈宅彼有想法啊,这就是棋高一着,或许我经常去那里,视觉已麻木了吧。

  读《沈宅的后门》,让我们见识了愚人知识面的广阔,他对叶圣陶有相当多的了解,所以他的文字很耐读: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四十年后会站在这个河埠头边,眼下是七月,昨天来甪直时见路边的水田里秧苗刚刚满田,满目葱茏。叶老的脚印和着背米包的种田人的脚印已被水泥或貌似古老的青砖埋在深深的地下。我想他是踏着泥土来的,习习凉风掀开他单薄的长衫时,那颗年轻的心一定像河里的水波一样起伏。那年叶老在甪直教书,二十五岁,正值青春年华。“橘生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同样的工作,二十一岁的叶老在上海却过得郁郁寡欢,处处受人排斥,后经人介绍,也有点“开后门”的意味,他来到甪直。同为苏州人,乡里乡亲的,加上他的才华深得沈柏寒沈老的赏识,叶老终于像甪直河里的鱼儿,自由自在。他在这里成了家,创作了《稻草人》《多收了三五斗》多部著作,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腾飞。本来他可以像麻雀一样呆在屋檐下,享受着没有风吹雨打的安逸生活。可以经常出入沈宅的后门去和比他大十来岁的沈老品茶,聊天,抒发自己的大志;可以和年轻的爱人黄昏时行走在甪直的大地上吟诗作词。“他虽然立足于甪直,但目光和思想所及,并没有局限于一乡一镇,他的“朋友圈”在不断扩大。他在《新潮》《小说月报》《晨报副刊》《学灯》《觉悟》等刊物发表作品。1921年,他与沈雁冰、郑振铎等发起组织“文学研究会”,提倡“为人生”的文学观,并与朱自清等人创办了中国新文坛上第一个诗刊《诗》。他在甪直的租住处——怀宁堂跑马楼上,写稿编稿,笔耕不辍。他发表了许多作品,出版了童话集《稻草人》和小说集《隔膜》等。叶圣陶离开甪直后写的《倪焕之》《多收了三五斗》等,皆取材于甪直。”甪直的水是流向吳淞江的,最终还是汇入大海。叶老也从甪直走进上海,走向世界。其实,愚人写叶圣陶,只是将他做背景,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推出另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我。愚人接着写道:

  此刻,我又仔细打量着走在前面的这个男人。我庆幸自己也是找徐建平“走后门”才来到了甪直,认识了这个叫“蒋坤元”的人,一个有着万贯产业却外貌平常的人,他也是土生土长的苏州人,家住渭塘,已经出了近四十本书,年前还有四本书待出,期待下次可以不用开后门了。当然我没有把他和叶老相比较的意思,但我想他肯定有颗“犷野”的心,他的故事也将激励很多人。走出古镇的大门时还是七月七号,太阳刚刚偏西,我的足迹被阳光覆盖。

  愚人真是太抬举我了,我哪能与叶圣陶相提并论呢?只是他为我指明了一个方向:写出好作品,也能够流芳百世。

  

  愚人(左)和太湖风徐徐道来

  [特别推荐理由]

  愚人语:

  ……我好像没忘记啊。一趟一桶,一桶一趟,穿过逼窄的巷子,桶在手上换来换去,水在桶里相互拥挤,蹦蹦跳跳,蹿到裤子上,鞋子上潮潮的。那天在工地上看见有梱多余的塑料管,便带回家安在院里的水龙头上。每天黄昏,都给这些菜苗洗个淋浴。现在来了一场夏雨,洗涤了空间的泥垢,也给万物注入了生机,雨,还会下,下一场不知道在何时,老天不是水龙头,但我会经常去菜地看看,施肥除草,该浇水时依旧不能停歇。我更知道收获未必和付出成正比,但不付出肯定就没有收获。(以上摘自《夏天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