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马太蒙召CallingofSaintMatthew卡拉瓦乔Caravaggi

  

  圣·马太蒙召,1600年,卡拉瓦乔

  这是卡拉瓦乔的成名作。它是为罗马的康泰雷利(Contarelli Chapel)教堂而画的,从1600年起至今,它一直挂在这座教堂里。这幅画旁边,还有两幅卡拉瓦乔关于圣·马太的名画:圣·马太受难和圣·马太的灵感。

  一个世纪之前,红衣主教马太·康泰雷利(Matthieu Cointerel)在他的遗嘱里建立了一个基金来装饰他的教堂,因为他也叫马太,所以圣·马太的事迹就成了教堂装饰的主题。教堂的穹顶是由卡拉瓦乔的前雇主亚皮诺(Cavalier D'Arpino)负责的。亚皮诺是当时罗马最有名最忙碌的艺术家。这幅画是卡拉瓦乔的庇护人红衣主教蒙特(Francesco Del Monte)为卡拉瓦乔争取到的第一个教会订单。

  这个故事被记载在马太福音中。这一主题的画作传统上是在室内或室外,有时候圣·马太在室内而耶稣在室外从窗口召唤马太,圣经里就是这样记载的。在卡拉瓦乔时代,这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绘画主题。卡拉瓦乔非常熟悉尼德兰画家笔下的高利贷放贷人和赌徒,圣·马太和他的助手们就是这种形象。

  在这幅画里,卡拉瓦乔给罪人注入了神圣之气。他让耶稣在昏暗的斗室中现身,那是一个三流小酒吧,背景阴暗,密不通风。耶稣手指上发出的光辉,点化了罪人马太,使他成为耶稣的使徒。一切都源于光,耶稣的圣洁之光。卡拉瓦乔让观众在阴暗的空间,被耶稣的圣洁之光惊醒,让观众看到的已不是一幅画了,而是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卡拉瓦乔用了一种静态的但具有戏剧性的手法表现圣·马太的蒙召。收税人利维(圣·马太成为十二使徒之前的名字)和他的四个助手坐在桌子边上,正在数着一天的所得,一束光从画的右上方照进来。耶稣双眼微睁,只有他头上细微的光环显示出他的身份,他和彼得一起进来。耶稣的右手,无力而又慵懒,召唤着利维。被突然开门而射入的光所震惊,利维向后仰去,并用左手指着自己,好像在问:“找谁?是我吗?”,他的右手还放在那些耶稣进门前就在数着的金币上。

  左边两人的形象来自1545年荷尔拜因画中的赌徒,他们一直在数钱,根本没有意识到耶稣的到来。这也象征着他们无意中放弃了耶稣赐予的永生。画中央的两位男子注意到了有人进屋,年轻的那位向利维靠了过去,好像在寻求保护。年纪大的、全副武装的男子警醒地向前靠去。圣·彼得坚定地用手制止了可能的反抗。这是戏剧性的一刻,耶稣的出现是如此地出人意料,又是如此地有力,以至于这些人惊恐的一刻在时空中停滞了。下一刻利维将起身跟随耶稣而去,事实上耶稣的脚步已经转开,像是在离开房间。这幅画最有力的地方是把马太蒙召的这一刻定格了下来。它用静止的艺术手段把人们在被挑战时的犹豫不决记录了下来。

  画作分为两部分。右边的两个站立的形象,和左边坐在桌子边上的人群。服饰也有着鲜明的对比。利维的穿着一看就是世俗的、流行的,而赤足的耶稣和圣·彼得穿着长袍,在召唤利维去到永恒的天国。两组人被耶稣的手分开了,这是一只与米开朗琪罗在创世纪里为亚当画的那只手相似的手,它把精神的和世俗的世界统一了起来。它是画的重点,把站立的和坐着的两组人有机地结合了起来。正是这只耶稣的右手,在它的指点和召唤下,利维从一个世俗世界里的收税人蒙召成了耶稣的十二使徒之一圣·马太。

  这幅画中的光线被画家非常仔细地掌控着:来自窗户的光是画家工作室提供的;上层光,照亮了圣·马太的脸和坐着的人;和来自耶稣和圣·马太背后的光。可能还有一个神秘的光源,否则的话为什么圣·彼得的影子没有落在那个年长的警醒的年轻人的脸上呢?

  卡拉瓦乔在康泰雷利教堂的三幅画代表了卡拉瓦乔的画风转变。这幅画中,耶稣带来的光照亮了坐着收税人的黑暗空间。这是两个世界的碰撞,永恒的、神圣的信仰和利维的世俗的、污浊的人间。耶稣用一束光和一只无力的手就刺穿了利维。耶稣的裸足反衬着收税人的奢侈,也象征着耶稣神圣。

  圣·马太蒙召中,那种舞台光线般的强烈效果与大片阴影烘托的背景,及明暗对照,使画面呈现出了现实世界中的神迹,令人震撼。阴沉的大片阴影,可能是卡拉瓦乔时常感受到的世事无常的阴影的体现,可能是他与生俱来的易怒、暴躁性格下的不安全感,也可能是对父母早逝和幼年流浪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