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皇帝的猜疑

  见李浩田眼神闪动,皇帝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的异色。

  只好赌一把了,于是李浩田张口说道:“李……”

  此话一出,皇后脸上马上露出了欣喜之色,其他人则屏住了呼吸。

  “李……李浩田。”李浩田终于说出了口。

  皇后惊喜之下把李浩田搂在了怀中,李浩田顿时感觉香气满面,同松了一口气,把头扎进了皇后的怀里。这倒不是他有什么非份之想,而是为了躲避开皇帝锐利的目光。

  皇帝也大喜道:“天儿尚知自己的名字,看来还记着一些事情。太医,你们要想尽办法,医治好太子。”

  太医慌忙称是。

  而皇帝看着皇后怀中的太子,忍不住说道:“不错,昊天,李昊天,这便是你的名字。你可知朕赐你此名,便是要你昊日中天,让我天龙帝国称霸弥桑大陆。”

  弥桑大陆,原来这里是弥桑大陆。李浩田捕捉着任何有用的信息,劳劳的记在心头,同时暗中庆幸,自己的“浩田”和“昊天”正好同音,这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呢?

  皇后柔软的怀抱非常的舒服,李浩田片刻之间又“睡着”了。于是皇后将他轻放在床上,向皇帝禀报了太子能举事之事。皇帝一阵的大笑,只说太子长大了,然后又安慰几句皇后,转身离开了。

  只是刚刚走出东宫,便有一个老太监跟到了他的身上。

  “朕让你调查之事如何?”皇帝冷冷道。

  “启禀陛下,老臣已经查过,太子殿下身上并无奇异之处,却是人身肉体,并非是人形脉兽。”老太监道。

  皇帝闻此点下头,原来他一直在怀疑“太子”。

  “只是太子殿下原本是脉徒十级,此时身上却脉气全无。”

  “全无?”皇帝一下子停下了脚步,“朕也曾身上重伤,而且伤到了灵脉,即便那样,也只是影响了修为,而不会脉气全无。”

  “老奴也因此而怀疑,于是便想查看太子身上的胎记。然而……然而太子的胎记原本在右臀之上,可是右臀受伤,皮肉全坏,原本的胎记自己看不到分毫了。老奴询问了太子被发现时的情况,从太子身边的脚印来看,太子是与一头小脉兽搏斗,自高涯齐坠落。而那伤口,便是被那牙上有毒的小脉兽所咬。”

  皇帝不在作声,老太监见状知趣的离开,然而他不知,等待他的是死亡。便在皇帝来东宫之前,太子的奶妈,已经命丧黄泉。

  黄帝自太子被救回之后,看着太子便有种异样的感觉。然而别人并无察觉,他自不好特意指出。于是便派了自小照看太子的老太监和太子奶妈暗中观察太子的举动是否有异常。然而李浩田假装昏迷多半月,奶妈和老太监无法通过言行观察,便只好观察李浩田的饮食。可是李浩田决不挑食,喂啥吃啥,这让二人又一无所获。

  皇帝只是让他们观察太子有没有异常举动,并未言明自己怀疑太子的身份。然而这并不能不让知晓此事之人胡乱的猜测,所以那未成使命的两人不能留在人间。作为皇者,务必做事缜密。

  再说东宫之内,皇后并未离开,而是询问太子最近的情况。李浩田以为皇后已经离开,然而睁开眼时发现皇后正守在床边。

  见太子再次醒来,皇后大喜,不停的询问着、提示着李浩田应当记住之事,甚至还伸出两个手指头让李浩田说出数字。李浩田是装失忆而不是装傻,所以对这些问题对答如流,这让皇后异常欣喜,问起来不停。

  李浩田没耐心回答幼儿园中班水准的问题,于是再次装睡。可是躺时间长了,便真的睡着了。当他醒来之时再次醒来之时,东宫之内已经掌灯。然而皇宫之内的“灯”并非是油灯、火盆,而是一颗颗发亮的珠子。李浩田早已观察许多次,这珠子在白天看时洁白如玉,或是镶嵌于墙壁之上,或是放在灯架之上。然而每过大约五六天,那灯光便会变的暗淡起来。此时太监便会将那珠子拿起,自底部掏出一颗色泽变淡的小珠,换入一颗色泽明亮的新珠。这让李浩田想起了换电池,难不成那小珠便是这里的“电池”吗?

  李浩田乱想着,发现床边侍立的有四个宫女。此时各个闭着眼打盹,身体微微的摇晃。

  她们已经换上鹅黄色的纱裙,偶尔有风吹过,纱裙裹住她们的娇躯,曲线毕现。

  看得李浩田咽下口水,想起自己已经“醒了”,那么便可以活动活动了。自己此时身为太子,无论要作些什么,她们都不应该拒绝的吧。

  李浩田干咳一声,四个宫女一下子清醒,跪倒在地。

  李浩田坐了起来,他想起那太子说话时喜欢说“本太子本太子什么的”,于是便模仿道:“本太子口渴,上水来。”

  “是。”宫女们纷纷起身,动作麻利的端来一个金碗。

  李浩田见端水而来的是那个丰满宫女,目光便不住的在她的胸前扫过。然而宫女低头重眉,自然没有被发现。

  宫女跪到了太子的床边,将金碗喂到了李浩田的嘴边。李浩田心道这皇宫站内太腐败了,太子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喝口水都有人喂。

  李浩田张口喝着,手却无意的接触到了宫女的肌肤,原本以为宫女会下躲闪,即便不敢要得有个下意识的动作,然而宫女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李浩田心中一荡,把水给喝呛了。水喷到了对面丰满宫女的脸上、身上。那宫女脸色大变,连忙跪倒称求“恕罪”。

  另外的宫女为李浩田擦去脸上的水渍,也跪到了旁边。而那丰满宫女此时吓得身体发抖,不停的磕头。

  李浩田眼珠一转道:“你们几人先退下吧。”

  “是。”另外三个宫女见太子脸色怪异,生怕牵连到自己,闻言之后快速的离开。

  那丰满宫女更加的害怕。

  “你到近前来。”李浩田吩咐道。

  “是。”那丰满宫女跪爬到了李浩田身前两尺之处。

  “再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