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些年,我们无处安放的app

  明州府2天前我要分享中国日报做了一个有点扎心的调查,“你手机里装了多少个app?”

  

  评论里一片嗷嗷声,说装了100多个的有,200多个的居然也有!作为一个半强迫症,日常就喜欢清理清理的我非常有自信的选择了30个以下这个选项,结果回头一数,包括自带软件61个……

  

  

  8月15日,《2019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发布,报告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移动网名人均安装app56款,主要集中在即时通讯类、短视屏类、综合商城类。

  

  除此之外,大部分人手机还少不了工作软件、家校联系软件、银行类工具类软件,这么七七八八一加,数量就骤升了。当然APP装的太多把内存占得太满,这个锅不能完全怪到我们消费者贪多的头上。

  在IT行业有一个著名的“比尔吃掉安迪“定律,比尔是微软前CEO比尔.盖茨,安迪是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这个定律的意思是说硬件提高的性能,很快被软件消耗掉了。在过去二十年里,英特尔处理器每十八个月性能翻一番,内存和硬盘的容量以更快的速度在增长,但是,微软的操作系统等应用软件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计算机是如此,手机也逃不过这定律。难怪不管手机升级更新多少次,容量总是见局限。安装的app数量多本身也算不上大问题,就好像我们也不太会为电脑硬盘里装了几百G的东西而太发愁——尽管app一多,找找有点麻烦,推送消息有点烦人,不过这通过排列、分类、设置也能解决。问题在于,这么多的app,从我们这里拿走了什么?

  

  据报告指出,人均app每日使用时长为4.7小时,如果将学生、户外作业者、老年人这些受时间、场合、精力限制的人群撇开的话,青年人的平均使用时长翻个倍,怕还是不够。1问题一当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看APP的时候,我们究竟在看什么?从报告发布的种类看,主要还是社交聊天、各类视频、手机游戏、买买买。然而这些种类的信息,更多时候是让我们经历着“手指决定脑袋“而不是”脑袋决定手指“的思维过程,举个最明白的例子,刷抖音一刷两小时停不下来,有些内容也觉得无趣,但就是麻木的手指机械化的一条条刷下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经常感觉像是没有身体,表现的像一根只有大脑的棍子,缺乏主动、深入的思考,并忽略了身体向我们发出的信号,我不能决定把注意力放在哪里,而是由APP上的信息支配我的注意力。

  

  2问题二这么多花在APP的时间从哪里来?我们一天24个小时,毕竟要工作、要吃喝拉撒睡,排除一天当中不得不离开手机的时刻,剩下的时间并不足以支撑我们随心所欲的耍手机,于是就必然出现在其它事项上的代偿和牺牲,比如熬夜不睡、边走路甚至边开车刷手机、孩子抱怨家长爱手机胜于爱他们、蹲厕所刷微博蹲出痔疮等等社会小新闻,其实这些新闻背后有一个共同的逻辑,就是我们将本该投射在其他事项上的时间挪给了app。

  

  3问题三

  花这么多时间在APP上是必要的吗?值得吗?

  显然不是必要的,显然也不值得,但道理都明白,做不到也是人的共性,炸鸡奶茶香烟不健康大家都知道,但爱好它们的人能戒掉的真没几个。大概是人生本来就很苦了,渴望能有一时的甜或者麻木。多的无处安放的app折射的,是我们无处安放的疲惫、焦虑和逃避。但问题在于,这样的甜和麻木都是假的,吃吃喝喝葛优瘫,回头还是要面对长胖长痘心里烦的现实;晚上麻木刷视屏,第二天工作萎靡不振、受到批评,只会更难受,我们说到底,没有办法彻底欺骗自己,现实也不会因为我们的逃避而善待我们。

  

  归根结底,任何一个事务或现象都有个度,过度就成为弊病。人生的难题,要解决靠的是手脚,不是手机。共勉!收藏举报投诉

  中国日报做了一个有点扎心的调查,“你手机里装了多少个app?”

  

  评论里一片嗷嗷声,说装了100多个的有,200多个的居然也有!作为一个半强迫症,日常就喜欢清理清理的我非常有自信的选择了30个以下这个选项,结果回头一数,包括自带软件61个……

  

  

  8月15日,《2019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发布,报告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移动网名人均安装app56款,主要集中在即时通讯类、短视屏类、综合商城类。

  

  除此之外,大部分人手机还少不了工作软件、家校联系软件、银行类工具类软件,这么七七八八一加,数量就骤升了。当然APP装的太多把内存占得太满,这个锅不能完全怪到我们消费者贪多的头上。

  在IT行业有一个著名的“比尔吃掉安迪“定律,比尔是微软前CEO比尔.盖茨,安迪是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这个定律的意思是说硬件提高的性能,很快被软件消耗掉了。在过去二十年里,英特尔处理器每十八个月性能翻一番,内存和硬盘的容量以更快的速度在增长,但是,微软的操作系统等应用软件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计算机是如此,手机也逃不过这定律。难怪不管手机升级更新多少次,容量总是见局限。安装的app数量多本身也算不上大问题,就好像我们也不太会为电脑硬盘里装了几百G的东西而太发愁——尽管app一多,找找有点麻烦,推送消息有点烦人,不过这通过排列、分类、设置也能解决。问题在于,这么多的app,从我们这里拿走了什么?

  

  据报告指出,人均app每日使用时长为4.7小时,如果将学生、户外作业者、老年人这些受时间、场合、精力限制的人群撇开的话,青年人的平均使用时长翻个倍,怕还是不够。1问题一当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看APP的时候,我们究竟在看什么?从报告发布的种类看,主要还是社交聊天、各类视频、手机游戏、买买买。然而这些种类的信息,更多时候是让我们经历着“手指决定脑袋“而不是”脑袋决定手指“的思维过程,举个最明白的例子,刷抖音一刷两小时停不下来,有些内容也觉得无趣,但就是麻木的手指机械化的一条条刷下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经常感觉像是没有身体,表现的像一根只有大脑的棍子,缺乏主动、深入的思考,并忽略了身体向我们发出的信号,我不能决定把注意力放在哪里,而是由APP上的信息支配我的注意力。

  

  2问题二这么多花在APP的时间从哪里来?我们一天24个小时,毕竟要工作、要吃喝拉撒睡,排除一天当中不得不离开手机的时刻,剩下的时间并不足以支撑我们随心所欲的耍手机,于是就必然出现在其它事项上的代偿和牺牲,比如熬夜不睡、边走路甚至边开车刷手机、孩子抱怨家长爱手机胜于爱他们、蹲厕所刷微博蹲出痔疮等等社会小新闻,其实这些新闻背后有一个共同的逻辑,就是我们将本该投射在其他事项上的时间挪给了app。

  

  3问题三

  花这么多时间在APP上是必要的吗?值得吗?

  显然不是必要的,显然也不值得,但道理都明白,做不到也是人的共性,炸鸡奶茶香烟不健康大家都知道,但爱好它们的人能戒掉的真没几个。大概是人生本来就很苦了,渴望能有一时的甜或者麻木。多的无处安放的app折射的,是我们无处安放的疲惫、焦虑和逃避。但问题在于,这样的甜和麻木都是假的,吃吃喝喝葛优瘫,回头还是要面对长胖长痘心里烦的现实;晚上麻木刷视屏,第二天工作萎靡不振、受到批评,只会更难受,我们说到底,没有办法彻底欺骗自己,现实也不会因为我们的逃避而善待我们。

  

  归根结底,任何一个事务或现象都有个度,过度就成为弊病。人生的难题,要解决靠的是手脚,不是手机。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