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上古巨兽竟欲行凶杀戮,却不想天降剑仙!究竟谁人能胜?

  小说:上古巨兽竟欲行凶杀戮,却不想天降剑仙!究竟谁人能胜?

  火球袭来

  却在那时,另一道烈焰猛然飞至。

  剑光突闪

  火球竟然被隔空砍为两段,瞬间消散!

  狰露出了诧异之色

  烈焰退散,却见一个红衣俏丽之影立在当场。

  韩峰望着她的背影惊叹道“玄尘师姐!?”

  “阁下既要杀我蜀山之人,也得问问我这个师姐吧!”来人正是玄尘。

  那刻,她追赶二狼走入村内后,竟被无数妖物袭击。

  凭借自身能力突围,她立刻意识到韩峰有危险。

  接而回找韩峰。

  只待她找到那刻,已然发现韩峰身陷危机。

  “小妮子口气甚是张狂,那我狰就来会会你吧”话语间,狰脚踏地面,手立为掌向玄尘面门击去。

  玄尘大袖一挥,气劲卷起韩峰将他推于后方。

  “在后躲好了!”玄尘对韩峰说道

  也在同时狰的掌锋已到玄尘身前,玄尘直感到周围气劲都随着他的掌锋压下。

  “轰~!”掌锋将地面击出一个大坑。

  却不想,玄尘已然握剑于空

  瞬间,狰的束带断裂,长发猛然披散而下。

  脸颊间,则破开一道裂口。

  只见那时玄尘身形一动,竟然从地面间消失不见。

  之待再次出现之时已然立于空中,剑则在那瞬间,划过了他的脸颊及发间束带!

  摸了摸伤口,狰狂笑而起“小小年纪,竟然已经练就蜀山瞬影步,是我轻敌了!”

  猛然间他周身妖气大盛,白发纷飞。

  霎时他双手立于地面之上,身形陡然巨变。

  只见头部之上凸起一角,接而白发瞬化鬃毛。四肢则“咔咔”声作响,化了粗壮黑蹄。面部青筋暴起,猛然变为了一张兽脸。

  “嗷~!”一声怒吼,只见一只周身铜黑的白鬃独角巨兽出现在众人眼前。

  四脚踏地,它的身体已然飞身而至玄尘身后,张口凝起一道巨焰,向着玄尘喷射而出。

  玄尘望着巨焰袭来,竟露出了惊讶之色,瞬间就被火焰覆盖!

  “轰!”火光喷射入地,竟形成了一股火柱直冲云霄。

  “玄尘师姐!”韩峰望着眼前之景,不由叫出了口。

  却听火柱中猛然传出话语

  “炽霄·封解”

  只见得火焰中一柄长鞭猛然飞出,它迅速的缠到了狰的脖子之上,接而一甩。

  “轰隆~!”狰竟然被鞭子甩得飞身而起撞于地面

  火柱猛然消散,只见一个全身燃焰之人立在了当场。

  她正是玄尘!

  此刻她手间竟然握住了一柄炽焰长鞭,双目赤红,全身燃焰。

  道道滚烫的气势,正迅速扩散!

  “嗷~!”狰从地面爬起,再次向玄尘冲来。

  玄尘竟不慌不忙紧握炽焰长鞭,向它甩去。

  “啪~!”的一声脆响,只见得长鞭击打在狰的背脊之上,瞬间燃起一片大火。

  也因如此,狰一吃痛停止了前进。

  玄尘身形一动,接而立刻闪现于狰的身旁。

  手中长鞭猛然挥动就听“啪啪啪~!”之声传响。

  眼见无数鞭影击打在狰的身上,瞬间就在周身燃起大火

  “嗷~!”狰吃痛不已,它竟用头顶尖角向玄尘顶去。

  那刻,玄尘飞身而起,立刻脚踏锐角之上!

  接而周身烈焰大盛,口中喝道“凤舞九天!”

  手中长鞭猛然化为了那柄烈焰长剑,只见炽焰火影猛然闪动。

  一道剑光瞬间划破了狰的身体,接着剑影再次闪动。

  就见九道剑光瞬间完成

  玄尘身影猛然立于地面,剑指立于胸前,口中念道

  “破!”

  狰的全身之上瞬间破开九道裂口,猛然喷出巨焰将它燃烧而起,化为了一只火凤飞翔天际

  陡然,爆裂!

  “轰!”

  风声呼啸,气劲吹散!

  天空之上,一个焦黑身影猛然落地

  “轰~!”

  竟是,已然一动不动的狰

  玄尘周身烈焰熄灭,她向韩峰奔去!

  “谢谢师姐相救!”韩峰望着玄尘道谢

  她则观察着韩峰身上的伤势“看看你!真是有辱蜀山之名!”

  接着玄尘从衣间拿出了一瓶丹药,取出一颗递到了韩峰手中

  “这是五行血凝丹,能助你快速恢复!”

  韩峰接过丹药随即道谢“谢谢玄尘师姐!”

  却在那时

  韩峰发现狰竟然爬了起来,它周身凝光。

  “小妮子,若不是近日我内力消耗巨大,也不会受你如此大辱!今日就算我死,也要你们二人垫背!”话语间,它猛地冲向二人。

  眼见如此情景,韩峰唯有用尽全力,将玄尘拉于身后。

  随即寒冰剑御起于玄尘身前

  口中喝道“寒冰·印解”

  瞬间一道寒冰包裹起玄尘

  接而狰,已然进身

  “轰~!”

  惊天巨焰突然从狰体内自暴而起

  方圆十丈,猛然被巨焰覆盖!

  玄尘隔着寒冰竟然看到韩峰立在自己身前,用血肉之躯为她挡住爆炸

  瞬间,韩峰与她一同被巨焰所吞噬。

  ********************

  “韩峰....韩峰....!

  “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峰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模糊的声音。

  他朦胧间竟可以看到一些画面。

  月光下,他护玄尘被爆炸所吞噬

  ‘我,是不是死了....?’他心中想到

  猛然间,画面跳转。

  铸剑城下,寒月身前的爹爹尸首

  “小杂种,你和他都是畜生!”

  ‘不!’韩峰猛地一怔,我还没有替父亲报仇,我不能死!

  “我知道,你不想死!”

  突然间,耳边传出了一道清晰的声音

  “你是谁?”韩峰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

  “你知道你是谁吗?”

  一道寒冰在韩峰眼前显现

  韩峰望向冰面。

  那里...!

  映射出的自己..

  竟然瞳孔呈蓝,一头冰蓝发正散发出摄人的寒意!

  韩峰全身一惊,自己竟然变成了魔的嘴脸

  却在同时,冰面上的自己诡异的一笑接而说道

  “现在我觉醒了!”冰面裂开了一道裂口

  “你....死不了”瞬间眼前的寒冰化为点点冰尘溅洒而去。

  “啊”韩峰惊恐的睁开了眼

  只见自己正躺在一间屋内,药味扑鼻。

  似乎这里是一家医馆!

  手中有物,他抬眼下望。

  却见一只纤纤玉手,握在自己手前。

  顺手望去,他看到玄尘在床旁昏睡了过去!

  似乎玄尘一直在这里,守护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