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你骗小孩呢?”门派的赏识,他却万般嫌弃

  小说:“你骗小孩呢?”门派的赏识,他却万般嫌弃

  “不二啊!这一届的炼器测试,就由你来主持吧。”

  林子成别有深意的望着不二道。

  “又没有晶石拿,我才不去。”

  不二一副‘你骗小孩儿呢’的模样,望着林子成道。

  宗主和长老们顿时一阵愕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连以贪财著称的唐展,都觉得难以接受。

  宗主的一个小小要求,竟然有人不愿意答应,更过分的是竟然还有晶石要求。

  不可原谅!实在不可原谅!

  就连王立都无法淡定了,羞愧的低着头,悄悄与不二拉开了距离。

  周围弟子皆是一脸鄙视,这厮太爱财迷了。

  “孺子不可教,应该把这小子扔进本宗魔窟磨练一翻。”

  听到不二这般说,苏媚立刻冷了下来。

  “师妹你觉得此法可用?他可是散修出身,哪还缺乏磨练,估计他受重伤,便是盗了哪个门派的仓库,被人打的。”林伟无奈的摇摇头道。

  唐展闻言频频点头,他清楚不二到底多么富有。一个筑基期的小家伙,不偷不抢,哪里来那么多好东西。

  不二听这些个老家伙毫无顾忌的在他面前品头论足,脸色又青又紫:“本大帅用生命换来的东西,却被你们说的如此不堪,实在气人,老头儿,念你是我师父,本大帅不和你一般计较。”

  “哈哈哈……师兄你这儿弟子着实有趣,我喜欢。小子!晶石没有,本门藏经阁可以任你呆上两日如何?”

  林子成见不二这般模样,顿时觉得非常有意思。

  “不要,本大帅去过了,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我才不稀罕。”

  不二嘴一撇,眉一挑,抬头望向蓝天,不屑道。

  “好呀!你小子还嫌本宗的东西差?眼高于顶呀!你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成?”

  林子成顿时气得吹胡自瞪眼,平日里小辈们挤破头都想要进的藏经阁,现在可好,竟有弟子完全不屑一顾。血魔宗虽然小,但是好东西还是有的,真要把宗门的藏经阁对外开放,定然引来无数生灵,今天倒是怎么了?本门的藏经阁竟然连一个小小的筑基期都吸引不住了?

  “本大帅修炼的心法和功法怎么说也得有个四、五、六、七、八品……三品的东西……呵呵……竟然还大行其道……本大帅的胃口消化不了。”不二洋洋得意。

  “咦!我的东西虽然好,但是你们这些做长辈的也别想要强取豪夺,要不然有失身份不说,可莫要寒了弟子们的心。”

  刚才还得意万分的不二,突然身体一缩,抱着双臂,眼光闪烁,怯生生的望着林子成,一副委屈的道。

  众人见此,皆是一阵哆嗦。

  这风格,变化太快,刚才还是风和日丽,突然就变成了电闪雷鸣,表情比天气还要无常,还要丰富。

  林子成哪见过这种阵仗,毫无招架之功;林伟更看不下去,实在太丢人了,他收了一个什么样的弟子?

  下面更是热闹,有不屑的,有嘲笑的,有好奇的,有点头的,有冷眼旁观的,甚至有不忍直视捂着脸的……

  不二这么一下子,从此注定将成为血魔宗的热门人物。

  “好啊!你小子!你把我们这些做长辈的看成什么了?”

  林子成右手连连指点不二,气的不行。

  “师兄!此子缺少教育!”

  苏媚冷着脸,眼中凶光闪烁。

  “我也如此觉得。”竟连林伟也无法克制自己。

  “不像话!简直不像话!”

  只爱钱的唐展,胖嘟嘟的脸上,明显有些颤抖。

  “小子!考核以及教导外门弟子是每个内门弟子的义务以及责任,你要是闲少可以不要,不过你照样得给我干。”林子成黑着脸道。

  “这货也太目中无人了,置本宗与何地?”

  “太嚣张了!有晶石就了不起啊?”

  “要不是大长老救了他,估计这二货早就死翘翘了,现在竟然还敢得瑟!”

  ……

  不二突然觉得大事不妙,好像不知不觉中捅了马蜂窝,看看一个个面露凶光的老头老太婆们,如果有三个金丹期的老家伙天天和他过不去……不二不禁哆嗦起来:“愿意!愿意!不过,能不能把好处让给王师弟?”

  “哼!随你便。”

  林子成甩袖,冷哼道。

  “师兄!”

  不二突然来这么一下,让王立措手不及,万分感动。

  “师什么师,就这么定了。”

  周围的外门弟子一个个顿时眼冒绿光,羡慕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