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市」韩国能源结构调整致其进口煤大减

  在全球能源结构转变的大前提下,各国都开始逐渐减少对煤炭的需求,继日本和欧洲的煤炭进口下降之后,韩国的煤炭进口量也呈现了下降趋势。根据韩国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6月,韩国进口煤炭1018.5万吨,同比下降11.8%,环比下降10%,1-6月韩国进口煤炭累计量6655.51万吨,累计同比下降9.93%。

  「煤市」韩国能源结构调整致其进口煤大减

  2019年6月,韩国进口煤炭1018.5万吨,其中进口炼焦煤200.42万吨,占本月煤炭进口总量的19.68%;进口无烟61.15万吨,占比6%;进口动力煤756.93万吨,占比74.32%。1-6月韩国煤炭累计进口量为6655.51万吨,其中炼焦煤累计进口量为1138.78万吨;无烟煤累计进口量为371.91万吨;动力煤累计进口量为5452.16万吨。总体来看,韩国煤炭进口量较上月减少113.09万吨,其中炼焦煤较上月减少14.8万吨,同比增加11.44%;无烟煤较上月增加0.45万吨,同比下降18.99%;动力煤较上月下降98.73万吨,同比下降15.84%。

  改善能源结构、关停燃煤电厂是造成韩国煤炭进口显著下降的主要原因。2019年,韩国政府采取一系列举措,旨在减少对燃煤发电的依赖。其中,韩国的第三个基础能源计划打算在未来30年内进一步削减燃煤电力在国家能源结构中的份额。此外,为加快能源结构转变,韩国政府将液化天然气的进口税率再次下调75%,同时将煤炭进口税率上调28%。

  「煤市」韩国能源结构调整致其进口煤大减

  一、从分国别角度看

  2019年6月,韩国进口煤炭1018.5万吨,主要来源国有澳大利亚、俄罗斯、印尼、加拿大、哥伦比亚、美国、中国、莫桑比克等国家。其中,澳大利亚进口煤炭量居第一位,为293.73万吨,占本月煤炭进口总量的28.84%;进口煤炭量居第二的国家是俄罗斯,进口量为252.42万吨,占本月进口总量的24.78%;排名第三的国家是印尼,进口量为237.28万吨,占比23.3%。其余来自加拿大、哥伦比亚、美国、中国等国家,进口量总计235.07万吨,占比23.08%。

  「煤市」韩国能源结构调整致其进口煤大减

  二、从分煤种角度看

  「煤市」韩国能源结构调整致其进口煤大减

  1、炼焦煤:

  2019年1-6月,韩国累计进口炼焦煤1138.78万吨,累计同比下降8.41%;6月份,韩国进口炼焦煤200.42万吨,环比下降6.88%,同比增长11.44%。其中,来自澳大利亚的炼焦煤75.35万吨,占比37.6%;来自加拿大的炼焦煤60.41万吨,占比30.14%;来自俄罗斯的炼焦煤27.89万吨,占比13.92%;来自美国的炼焦煤14.41万吨,占比7.19%;其余炼焦煤进口国分别是中国、新西兰、莫桑比克等国家,进口量为22.35万吨,占比11.15%。

  「煤市」韩国能源结构调整致其进口煤大减

  2、无烟煤:

  2019年6月,韩国进口无烟煤6.15万吨,环比增长0.74%,同比下降18.99%。1-6月,韩国累计进口无烟煤371.91万吨,累计同比下降10.49%。其中,排名第一位的国家是俄罗斯,进口量为40.9万吨,占本月无烟煤进口总量的66.87%;排名第二位的国家是澳大利亚,进口量为10.27万吨,占比16.79%;排名第三位的国家是越南,进口量为4.79万吨,占比7.84%;其次是来自秘鲁,进口量为3.24万吨,占比5.3%,其余来自中国、菲律宾等国家,进口量为1.96万吨,占比3.2%。

  「煤市」韩国能源结构调整致其进口煤大减

  3、动力煤:

  2019年1-6月韩国动力煤累计进口量为5452.16万吨,累计同比下降8.9%;6月份,韩国进口动力煤756.93万吨,环比下降11.54%,同比下降15.84%。根据韩国海关数据统计,本月进口动力煤排名第一位的国家是印尼,进口量为237.28万吨,占本月进口总量的31.35%;排名第二的国家是澳大利亚,进口量为208.11万吨,占比27.49%;排在第三位的是俄罗斯,进口量为183.64万吨,占比24.26%;其余哥伦比亚、加拿大、中国等国家共出口127.91万吨动力煤给韩国,占比16.9%。

  「煤市」韩国能源结构调整致其进口煤大减

  来源:今日煤炭APP(https://www.jinrimeit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