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人间仙境年宝玉则,让人迷恋这旷世美景



  2019-08-06 15:12:03 风吟全球

  在青海省东南部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境内,有一处神秘的仙境''年宝玉则'',那里有美丽但危机四伏的湿地草甸、气势恢宏的山谷草场、潺潺清澈的小溪、恍若镜面的湖泊、高耸云端的雪山…….,还有一片突兀的很神奇的峰峦,那便是“圣洁的松耳石峰”年保玉则。

  

  当地的牦牛奶做的酸奶公路沿途到处都在卖,我们买了一小盒(10元)来试吃,味道有点膻,大家都吃不来,最后没吃完扔掉了。

  经过一整天的长途奔波,终于在27号晚上22.30分左右赶到仙女湖景区外公路边扎营。(因为堵车、路况、暴雨等因素,显然已经无法按计划赶到徒步的起点下文错了)

  

  年保玉则具有天使与魔鬼双重性格,当他温柔的时候,集万千妩媚于一身,山川湖泊无不显出最美丽的景色。但当他发怒的时候,呈现出来的就是一副狰狞的面目,狂风暴雨、飞沙走石、大雪冰雹…….

  

  我们到达的当晚就见识了年宝玉则的魔鬼本色。狂风暴雨,温度骤然降到了零度以下,大家又冷又饿,在风雨中搭帐篷、生火做饭,很是艰难,初步领略了要征服年宝玉则的艰辛!

  

  7.28号一大早,风雨未停,大家都匆匆起来收拾行囊,无名为大家做了很香的胡辣汤,吃罢收拾完毕,正当大家准备上路开始我们心仪已久的年保穿越时,我们一行的组织者,领队人不见了,大家猜测可能是去联系包车去穿越起点的事情了。就耐心的等待。

  

  等了10几分钟,美丽回来说看见他了,“他可能不去了!”离骚告诉美丽,他有点高反了,不想去穿越了,还劝美丽如果有高反也不要去穿越了。我们三人一听,顿时有点傻眼。

  

  阿乐为了这次年保之行,动用了自己积攥的婚假,美丽为了这次穿越,连工作都辞退了。大家辛苦准备了一个多月,应该是有备而来的。高反本来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一个活动的组织者、领队,在不跟团队集体商量的情况下,在箭已离弦、不得不发的情况下,私下做出了自己不去穿越的决定。其行动对穿越成败的影响可想而知,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还私下动员其他队员也不去,这是非常严重的动摇军心的行为!

  

  好在美丽当即表示,无论高反如何,她都要完成穿越。我们四人都认为,跑了1000多公里来到了青海年保门前,如果不去穿越将终身遗憾。都表示了即使离骚不去,我们也要完成穿越的决心!事后也确实证明了除了离骚之外,大家非常齐心协力,美丽因为高反前两天几乎没有吃啥东西,挺了过来,无名几乎是要拉爆了,也坚强的挺了下来,这是后话。

  

  不一会,离骚过来了,说话的口气都变了,没有正式告诉我们他不去穿越的决定,也没有给出足够的理由,反正就是说,你们该怎么样,把他自己与团队的行动已经截然分开,大家也就心知肚明,不好再说什么。

  

  与离骚的离别是很尴尬的事情,大家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就我们重庆人而言,到年宝玉则这种平均海拔达4100米的地方,高反人人皆有之,不同的个体反应的强度不同而已。当天天气风雨交加,离骚比较娇气,毅力差了一些,在他看来可能穿越起来有点恼火罢了,我们能够理解,也不好强求,只是比较遗憾吧了,至少从外表看他很正常(早上我与他去河边各打了一盆水回来,他反应正常)。

  

  他自己也表示就在景区外面等我们穿越回来,高反好点了从大门进景区看看等(注:我们是反穿,终点就在仙女湖大门)

  剩下我们一行4人,带着遗憾和难以言表的心情与离骚就此告别。本来计划想把我们的自驾车放在此地,包车前往穿越起点的,由于雨很大不好租车,加上离骚的离队使我们也没有心情在此久留,就直接驱车前往隆格寺(打算出来时再坐车过来取车),找到一家可以包车去下文错(穿越起点)的藏民,把车子寄放在他家的院坝里,然后坐他的8座五菱面包车往山沟里面开。

  

  雨越下越大,里面的路越来越泥泞,后面根本就不是路了,完全是烂泥潭,好心的藏民司机凭借自己熟练的技术尽可能的把车子往前开,车陷在泥潭中我们就下来推,推出来又往前走一段,最后车子终于陷在泥潭中不能动弹了,我们再也无力把车子推起来。大约7月28号下午15点左右,我们冒着大雨告别藏民司机正式踏上了徒步穿越年保玉则的征程!

  

  7月28号晚上扎营在上文错尽头的藏民包边上,因为下雨天实在太冷,藏民也邀请我们进藏包取暖,我们就在藏民包里面做火锅,两个女同胞干脆要求直接住在藏包里面,我也借花献佛的住在了藏包里,只有阿乐身体好,一个人在外面的帐篷里过夜!

  

  藏家妇女非常辛劳,每天早上5点多就起来,要给上百头的牦牛挤奶,要把牦牛粪收集起来,用手在草地上抹成薄薄的一层便于晒干做柴火用。

  

  走了近2个小时,左面山上有一道较大的溪流拦住了去路,根据我们的示意图看,有可能上面就是阿尔加错湖,但海拔不应该有这么高,体力充沛的阿乐自告奋勇的主动要求爬上去看看,美丽也跟了过去。

  

  时间已近中午11:30,估计他们来回最少也得1小时以上,我和无名干脆歇包,生火做饭,熬好一锅牛奶燕麦粥,加上昨晚无名在藏民家提前烙的饼,一顿营养充沛的午餐就准备好了。一小时后,他们回来了,哪上面并不是阿尔加错,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沟,看似这么一个不高的坡,在高海拔下来回一趟,他们也累得够呛了!

  

  午饭毕,我们继续前行,大约1小时后,左面山谷又遇到一条大的溪流,这次我们坚信里面一定是阿尔加错了,无名因为劳累不想拐进去看了,我和阿乐就放下包裹,轻装前行,美丽最终也按捺不住要看看阿尔加错湖的好奇心,跟了过来,半小时左右,我们到达了阿尔加错!

  

  看完阿尔加错,回到无名等我们的地方,继续前行,前面一片黄花铺成的草海。

  

  29号晚上扎营在得莫错里面,靠近4350米垭口的山脚下

  晚上无名做了一顿开胃的酸菜面块汤,我们几个都吃的比较好。美丽因为高反晚饭没有吃啥,大家都累了,早早就歇息,明天要翻第一个垭口(4350米)。

  7月30号早饭,美丽的胃口大开,看来是高反已经过去了吧,我们大家都很高兴。

  

  收拾完毕,上路。

  开始翻越4350垭口,看似不高的垭口,因为高海拔和重装,每上一步都比较艰难,阿乐年轻气壮,远远的把我们三人摔在了后面,我们就叫阿乐先行,把下山的路先侦查清楚(据说比较陡峭和隐蔽)。我的经验是:高海拔爬山,要根据自己的体力情况量力而行,蜗步慢行,千万别觉得自己身强体壮,一路疾行攀爬!感觉喘气困难了,就地歇息几秒钟。

  

  可根据自己的情况,设定每10步或20步一歇,或看着前方的一个可以达到的目标(如一块比较好歇包的石头等)作为下次休息的点,到了这个目标,又设定下一个目标,如此循环渐进,逐步攀上峰顶!

  

  

  在青海省东南部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境内,有一处神秘的仙境''年宝玉则'',那里有美丽但危机四伏的湿地草甸、气势恢宏的山谷草场、潺潺清澈的小溪、恍若镜面的湖泊、高耸云端的雪山…….,还有一片突兀的很神奇的峰峦,那便是“圣洁的松耳石峰”年保玉则。

  

  当地的牦牛奶做的酸奶公路沿途到处都在卖,我们买了一小盒(10元)来试吃,味道有点膻,大家都吃不来,最后没吃完扔掉了。

  经过一整天的长途奔波,终于在27号晚上22.30分左右赶到仙女湖景区外公路边扎营。(因为堵车、路况、暴雨等因素,显然已经无法按计划赶到徒步的起点下文错了)

  

  年保玉则具有天使与魔鬼双重性格,当他温柔的时候,集万千妩媚于一身,山川湖泊无不显出最美丽的景色。但当他发怒的时候,呈现出来的就是一副狰狞的面目,狂风暴雨、飞沙走石、大雪冰雹…….

  

  我们到达的当晚就见识了年宝玉则的魔鬼本色。狂风暴雨,温度骤然降到了零度以下,大家又冷又饿,在风雨中搭帐篷、生火做饭,很是艰难,初步领略了要征服年宝玉则的艰辛!

  

  7.28号一大早,风雨未停,大家都匆匆起来收拾行囊,无名为大家做了很香的胡辣汤,吃罢收拾完毕,正当大家准备上路开始我们心仪已久的年保穿越时,我们一行的组织者,领队人不见了,大家猜测可能是去联系包车去穿越起点的事情了。就耐心的等待。

  

  等了10几分钟,美丽回来说看见他了,“他可能不去了!”离骚告诉美丽,他有点高反了,不想去穿越了,还劝美丽如果有高反也不要去穿越了。我们三人一听,顿时有点傻眼。

  

  阿乐为了这次年保之行,动用了自己积攥的婚假,美丽为了这次穿越,连工作都辞退了。大家辛苦准备了一个多月,应该是有备而来的。高反本来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一个活动的组织者、领队,在不跟团队集体商量的情况下,在箭已离弦、不得不发的情况下,私下做出了自己不去穿越的决定。其行动对穿越成败的影响可想而知,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还私下动员其他队员也不去,这是非常严重的动摇军心的行为!

  

  好在美丽当即表示,无论高反如何,她都要完成穿越。我们四人都认为,跑了1000多公里来到了青海年保门前,如果不去穿越将终身遗憾。都表示了即使离骚不去,我们也要完成穿越的决心!事后也确实证明了除了离骚之外,大家非常齐心协力,美丽因为高反前两天几乎没有吃啥东西,挺了过来,无名几乎是要拉爆了,也坚强的挺了下来,这是后话。

  

  不一会,离骚过来了,说话的口气都变了,没有正式告诉我们他不去穿越的决定,也没有给出足够的理由,反正就是说,你们该怎么样,把他自己与团队的行动已经截然分开,大家也就心知肚明,不好再说什么。

  

  与离骚的离别是很尴尬的事情,大家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就我们重庆人而言,到年宝玉则这种平均海拔达4100米的地方,高反人人皆有之,不同的个体反应的强度不同而已。当天天气风雨交加,离骚比较娇气,毅力差了一些,在他看来可能穿越起来有点恼火罢了,我们能够理解,也不好强求,只是比较遗憾吧了,至少从外表看他很正常(早上我与他去河边各打了一盆水回来,他反应正常)。

  

  他自己也表示就在景区外面等我们穿越回来,高反好点了从大门进景区看看等(注:我们是反穿,终点就在仙女湖大门)

  剩下我们一行4人,带着遗憾和难以言表的心情与离骚就此告别。本来计划想把我们的自驾车放在此地,包车前往穿越起点的,由于雨很大不好租车,加上离骚的离队使我们也没有心情在此久留,就直接驱车前往隆格寺(打算出来时再坐车过来取车),找到一家可以包车去下文错(穿越起点)的藏民,把车子寄放在他家的院坝里,然后坐他的8座五菱面包车往山沟里面开。

  

  雨越下越大,里面的路越来越泥泞,后面根本就不是路了,完全是烂泥潭,好心的藏民司机凭借自己熟练的技术尽可能的把车子往前开,车陷在泥潭中我们就下来推,推出来又往前走一段,最后车子终于陷在泥潭中不能动弹了,我们再也无力把车子推起来。大约7月28号下午15点左右,我们冒着大雨告别藏民司机正式踏上了徒步穿越年保玉则的征程!

  

  7月28号晚上扎营在上文错尽头的藏民包边上,因为下雨天实在太冷,藏民也邀请我们进藏包取暖,我们就在藏民包里面做火锅,两个女同胞干脆要求直接住在藏包里面,我也借花献佛的住在了藏包里,只有阿乐身体好,一个人在外面的帐篷里过夜!

  

  藏家妇女非常辛劳,每天早上5点多就起来,要给上百头的牦牛挤奶,要把牦牛粪收集起来,用手在草地上抹成薄薄的一层便于晒干做柴火用。

  

  走了近2个小时,左面山上有一道较大的溪流拦住了去路,根据我们的示意图看,有可能上面就是阿尔加错湖,但海拔不应该有这么高,体力充沛的阿乐自告奋勇的主动要求爬上去看看,美丽也跟了过去。

  

  时间已近中午11:30,估计他们来回最少也得1小时以上,我和无名干脆歇包,生火做饭,熬好一锅牛奶燕麦粥,加上昨晚无名在藏民家提前烙的饼,一顿营养充沛的午餐就准备好了。一小时后,他们回来了,哪上面并不是阿尔加错,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沟,看似这么一个不高的坡,在高海拔下来回一趟,他们也累得够呛了!

  

  午饭毕,我们继续前行,大约1小时后,左面山谷又遇到一条大的溪流,这次我们坚信里面一定是阿尔加错了,无名因为劳累不想拐进去看了,我和阿乐就放下包裹,轻装前行,美丽最终也按捺不住要看看阿尔加错湖的好奇心,跟了过来,半小时左右,我们到达了阿尔加错!

  

  看完阿尔加错,回到无名等我们的地方,继续前行,前面一片黄花铺成的草海。

  

  29号晚上扎营在得莫错里面,靠近4350米垭口的山脚下

  晚上无名做了一顿开胃的酸菜面块汤,我们几个都吃的比较好。美丽因为高反晚饭没有吃啥,大家都累了,早早就歇息,明天要翻第一个垭口(4350米)。

  7月30号早饭,美丽的胃口大开,看来是高反已经过去了吧,我们大家都很高兴。

  

  收拾完毕,上路。

  开始翻越4350垭口,看似不高的垭口,因为高海拔和重装,每上一步都比较艰难,阿乐年轻气壮,远远的把我们三人摔在了后面,我们就叫阿乐先行,把下山的路先侦查清楚(据说比较陡峭和隐蔽)。我的经验是:高海拔爬山,要根据自己的体力情况量力而行,蜗步慢行,千万别觉得自己身强体壮,一路疾行攀爬!感觉喘气困难了,就地歇息几秒钟。

  

  可根据自己的情况,设定每10步或20步一歇,或看着前方的一个可以达到的目标(如一块比较好歇包的石头等)作为下次休息的点,到了这个目标,又设定下一个目标,如此循环渐进,逐步攀上峰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