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青”基金释放科技人才巨大效能

[未来的科学]

光明日报记者杨姝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以下简称“清庆”基金)自1994年成立以来已经营业25年。从成立之初的50人初始资金到300人人们在2019年,“洁庆”基金从资金到覆盖科目数量大幅增加,而“基庆基金项目受赠人”(以下简称“洁青”基金赞助商“及其领导的研究团队已成为中国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了中国科学界的主要支柱。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了中国共产党的工作座谈会。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他指出,“解清”基金应该在提高中国的基础研究水平和源头创新能力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了“洁净”基金25年的发展历程,并介绍了今后实施的新措施。

培养高水平的科技领袖和战略人才

25年来,“洁青”基金资助的大部分青年科技人才已成长为各自领域的学术带头人,成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主力军。在1995年至2017年当选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不包括外国院士)的12批院士中,有228人由“皆清”基金资助,占总数的36.36%; 60岁以下(含)中国科学院院士中,86.41%由“洁青”基金资助;所有50岁以下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都是由“解清”基金资助的。在科学院当选院士中,“清洁基金资助”的比例逐年增加。在2017年当选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皆清基金认可”占72.13%。

在1995年至2017年当选的13个中国工程院院士(不包括外国院士)中,有88个由“解清”基金资助;中国工程院院士60岁以下,38.62%由“洁青”基金资助。在中国工程院选举产生的院士中,“皆清基金认可”的比例也呈现出显着的增长趋势。在2017年中国工程院院士选出的院士中,“皆清基金认可”占26.87%。

不仅如此,“清洁基金招聘”的代表性成果大多来自“解清”基金的资助期或深化研究工作。 “洁青”基金也促成了一系列高水平研究团队的出现,如高温超导,拓扑绝缘量子态,脑科学,分子成像和基础研究中的灵长类动物模型。

以上数据充分显示,“洁青”基金选拔培养的科技人才已成为中国高端人才的主要资源,为百年建设提供人才储备和重要支持。科技力量。

同时,“洁青”基金不仅培养了科研前沿的领先人才,还建立了中国基础研究高端人才储备数据库,培养了一批管理人才。在科技领域引领中国科学发展战略专家。

2引领中国基础研究和技术创新发展

2000年至2018年,国家自然科学奖共获得636个奖项。其中,“清清基金接受者”参加了511个项目,占奖项总数的80.35%; “杰庆基金的获奖者”作为第一个终结者获得了388个奖项,占奖项总数的61.01%。从2013年到2018年,共颁发了7项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所有奖项均由“清庆基金”支持为核心成员。其中,“界清基金出资者”获一等奖。此外,大量“杰庆基金的获奖者”被授予重要的国际学术奖项,如“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

以上数据表明,“解清基金的接受者”引领了中国前瞻性基础科学的发展,不断为科学前沿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法。作为领先的科研领导者和学术带头人,学术带头人的作用日益突出。中国基础研究创新的重要力量。

2000年至2018年,国家技术进步奖共获得3,196个奖项,其中大部分由企业完成。在213个特别奖和一等奖中,“杰庆基金的获奖者”参与完成了61项。在特别奖项中,“杰庆基金出资者”获奖者中有38%参加了一等奖,一等奖中有28%获得了“界清基金出资者”奖。从2000年到2018年,国家技术发明奖被授予717个奖项。 “杰庆基金支持”参与项目292个,占奖项总数的40.73%;作为第一完成人,217个奖项,占奖项总数的30.26%;特别是2000年至2018年发布的16项国家技术发明在首批奖项中,“皆清基金的获奖者”有8位作为第一批选手。

以上数据显示,“杰庆基金的获奖者”通过自主技术创新,实现了一系列国内或国际举措,有效解决了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大科学问题,并在一些成果转化方面取得了显着成效。经济和社会效益。

3加强中国基础研究的国际影响力

立足基础研究国际前沿,聚焦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需求,“获杰青基金资助者”有效利用国际(地区)科技资源开展实质性国际合作研究,不断提高我国科学研究水平和国际影响力。25年来,“获杰青基金资助者”积极参与国际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并在基础理论研究、重大关键技术突破等方面逐步实现了由学习跟踪向并行发展的转变,其中大型强子对撞机、国际大陆科学钻探计划、综合大洋钻探计划、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等国际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的中方参与人均以“获杰青基金资助者”为主体,不断为解决世界性重大科学难题贡献中国智慧。

“获杰青基金资助者”在国际学术界的影响力不断提高,在数学、化学、物理等多个学科领域提升了中国在国际学术界的作用和地位。在国际学术出版集团爱思唯尔2016年2018年发布的中国高被引学者名单中,1971名科学家先后入选,其中“获杰青基金资助者”719名,占总数的36.48%,640名“获杰青基金资助者”连续三年入选,显示出他们引领中国基础研究发展的持续影响力。2014年-2018年,529名中国大陆科学家入选科睿唯安“全球高被引科学家”名单,其中“获杰青基金资助者”193名,占总数的36.48%,表明他们已成为各领域高影响力的学者和卓越研究的引领者。

而当选外国科学院/工程院的青年学者,多数为“获杰青基金资助者”。如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现有70岁(含)以下中国大陆地区外籍院士15人,全部为“获杰青基金资助者”。1994年2019年,我国大陆地区共计210人入选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其中“获杰青基金资助者”91人,占比43.33%,并呈逐年上升趋势,其中2014年和2016年占比高达90%以上,彰显出他们持续攀升的国际认可度。

4 面向未来积极规划

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座谈会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党组迅速展开研究,积极部署具体落实工作。

一是加大关键领域支持工作。要深入研究如何瞄准我国创新发展的关键制约,加大基础研究支持力度,力争在一些战略必争和重要领域“站稳脚跟”,促进技术创新、产业发展站得住、站得稳、有根基。并激励青年科技人才塌下心来做基础研究。

二是要充分发挥“杰青”基金的试验田作用,持续推进“杰青”基金资助管理改革,积极实施经费使用“包干制”,推动改革集成,形成合力;探索建立青年科研人员自主合理使用经费承诺制,充分信任科学家,为他们心无旁骛开展研究、脚踏实地持续奋斗和义无反顾攀登科学高峰创造条件。

三是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要认真总结和发扬“获杰青基金资助者”这支队伍的优良传统,充分发挥其引领和示范作用。要在科学基金资助管理中尊重科学规律和科研规律,鼓励科学家脚踏实地、苦干实干,勇于探索,不怕失败。要引导科学家严格遵守科研诚信和道德伦理规范。

四是完善人才资助机制。要统筹考虑人才资助,在“人才资助体系升级计划”改革任务中认真落实。要致力于解决人才计划存在的两方面问题:不同年龄段人才计划的合理接续问题;防止出现某一类人才计划引发的“独木桥”问题。要注重支持更年轻的科技创新人才,加大力度支持高水平的外国人才,既促进创新,又宽容失败,激励更多科技人员特别是青年人才勇闯科研“无人区”,催生更多科技“奇果异香”,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作出更大贡献。

《光明日报》( 2019年09月12日?16版)

[ 责编:董大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