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抗战最后10个小时:59军伤亡700,日军伤亡1000

?

   21:54:30 中外历史风云

  “五月二十三日的早晨四时,当我国代表接受了一个城下之盟的早晨,离当时的北平六十来里的怀柔县附近正开始一场最壮烈的血战。这一战从上午四时直打到下午七时,一千多个中国健儿用他们的血洗去了那天城下之盟一部分的耻辱。”

  这是傅作义将军让胡适为阵亡将士写下的撰文,描述的正是长城上的最后一战,也是血洗耻辱的一战……

  

  1933年元旦夜11时,侵华日军向榆关(今山海关)发动进攻,爱国将领何柱国率领守军奋起反击,拉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

  经过3个昼夜的激烈巷战,何柱国部第1营、3营全部殉国,山海关随机沦陷。3月,日寇侵犯热河,随后趁势南犯,把侵略的魔掌伸向华北,点燃了长城沿线1000多公里的烽火。

  在长达80天的激烈战斗中,中国军队以落后的装备,抗击日军的飞机大炮,可谓是损失惨重。而在北平怀柔的长城脚下,59军的将士用生命血洗了曾经的耻辱!

  

  5月15日,为了保卫北平,傅作义将军率59军开赴到怀柔以西,在日军飞机的轰炸之下,不分昼夜地构筑工事。

  21日拂晓,日军西义一中将指挥的第8师团,派出小股部队向436团一营阵地发起试探性进攻,就此拉开了长城上的最后一战。

  23日凌晨,日军第8师团中的铃木旅团及川原旅团的福田支队,配属坦克10多辆,火炮30余门,在1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正式向59军前沿阵地发起冲锋。

  淡淡的星光下,敌人的钢盔、刺刀闪着寒光,大地也在敌人坦克的碾压下剧烈地颤抖,一场残酷的战斗开始了……

  

  436团10连位于主阵地最前方位置,首先与日军交上了火。在连长张惠源的指挥下,10连战士抱着必死的决心,凭借着坚固的工事沉着应战。

  上午7时,在日军强大的火力下,10连全连仅剩7人,连长张惠源决定与敌军同归于尽。此时,团长董其武下达命令,令张连长率领剩余战士向后撤退。

  张连长痛心疾首道:“团长!不能撤啊!我死也要死在前沿阵地上,不然对不起死去的兄弟!”最后,董其武只好下达死命令,让剩余战士架着张连长向后撤退。

  

  上午9时,日军重整旗鼓以步炮联合的方式,向436团再一次发起冲锋。由于436团主阵地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日军在碰了一鼻子灰后当机立断,向左侧的420团发起突袭。

  战至中午,日军恼羞成怒,出动了6架飞机、10余门重炮向阵地大肆轰炸。面对着枪林弹雨,董其武的重机枪连坚守阵地不撤退,最后全连壮烈牺牲。

  下午1时,当436团粉碎了日军7次进攻后,狡猾的敌人再次改变主攻方向。铃木旅团长亲临第一线直接指挥,令骑兵72联队配合步兵联队由长园堡附近偷渡过河,偷袭436团后方的白河村。

  

  由于敌众我寡,白河村东北方向一里远的茶坞村小高地,同时也是210旅指挥部所在地被敌攻占,直接威胁420团主阵地。

  战况十分紧急,一招不慎则满盘皆输。傅作义将军认为,如果怀柔以西平谷大道两侧高地落入敌手,日军即可长驱直入,甚至可能一举而北平。

  于是,傅作义将军决定死守,即便时战至最后一个人,也不能让阵地沦陷。随后便打电话命令预备队,令211旅421团跑步向210旅阵地前进,迅速支援该旅,务必要将丢失的阵地夺回来。

  

  接到命令后,421团一刻不敢歇息,火速支援210旅,并与之联手共收阵地。然而日军也看出了此阵地的意义非同小可,赶忙构筑工事,加强防守。

  下午6时,阵地在易手三次后终于被我军收复,一句扭转了不利的失态,210旅从此转危为安。与此同时,218旅旅长见状,也抽调了一部分兵力乘胜追击,协助420团将失去的阵地全部收复。

  至此,傅作义的59军在怀柔城以西,南自经石厂,北迄长城一线,连续作战10多小时,以阵亡367人,伤400余人的代价,歼敌346人,伤敌660余人,取得了胜利!

  

  同年9月,怀柔日军撤退后,傅作义将军派人备好棺木、敛衣,到作战地带寻得官兵遗骸203具,全数运回绥远。绥远人民把他们葬在城北大青山下,建立抗日战死将士公墓,并且辟为公园(今呼和浩特市海拉尔大街公主府公园),垂为永久的纪念。

  后来,胡适受傅作义将军所托为阵亡将士撰文,最后一段写道:“这里长眠的是三百六十七个中国好男子!他们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祖国,我们和我们的子孙来这里凭吊敬礼的,要想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报答他们的血!”

  专注抗战英雄故事,传播正能量,以大、小人物视角还原抗战真实场面。

  任何一个中华英雄都值得被铭记!关注我,英雄就在我们身边!

  “五月二十三日的早晨四时,当我国代表接受了一个城下之盟的早晨,离当时的北平六十来里的怀柔县附近正开始一场最壮烈的血战。这一战从上午四时直打到下午七时,一千多个中国健儿用他们的血洗去了那天城下之盟一部分的耻辱。”

  这是傅作义将军让胡适为阵亡将士写下的撰文,描述的正是长城上的最后一战,也是血洗耻辱的一战……

  

  1933年元旦夜11时,侵华日军向榆关(今山海关)发动进攻,爱国将领何柱国率领守军奋起反击,拉开了长城抗战的序幕。

  经过3个昼夜的激烈巷战,何柱国部第1营、3营全部殉国,山海关随机沦陷。3月,日寇侵犯热河,随后趁势南犯,把侵略的魔掌伸向华北,点燃了长城沿线1000多公里的烽火。

  在长达80天的激烈战斗中,中国军队以落后的装备,抗击日军的飞机大炮,可谓是损失惨重。而在北平怀柔的长城脚下,59军的将士用生命血洗了曾经的耻辱!

  

  5月15日,为了保卫北平,傅作义将军率59军开赴到怀柔以西,在日军飞机的轰炸之下,不分昼夜地构筑工事。

  21日拂晓,日军西义一中将指挥的第8师团,派出小股部队向436团一营阵地发起试探性进攻,就此拉开了长城上的最后一战。

  23日凌晨,日军第8师团中的铃木旅团及川原旅团的福田支队,配属坦克10多辆,火炮30余门,在1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正式向59军前沿阵地发起冲锋。

  淡淡的星光下,敌人的钢盔、刺刀闪着寒光,大地也在敌人坦克的碾压下剧烈地颤抖,一场残酷的战斗开始了……

  

  436团10连位于主阵地最前方位置,首先与日军交上了火。在连长张惠源的指挥下,10连战士抱着必死的决心,凭借着坚固的工事沉着应战。

  上午7时,在日军强大的火力下,10连全连仅剩7人,连长张惠源决定与敌军同归于尽。此时,团长董其武下达命令,令张连长率领剩余战士向后撤退。

  张连长痛心疾首道:“团长!不能撤啊!我死也要死在前沿阵地上,不然对不起死去的兄弟!”最后,董其武只好下达死命令,让剩余战士架着张连长向后撤退。

  

  上午9时,日军重整旗鼓以步炮联合的方式,向436团再一次发起冲锋。由于436团主阵地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日军在碰了一鼻子灰后当机立断,向左侧的420团发起突袭。

  战至中午,日军恼羞成怒,出动了6架飞机、10余门重炮向阵地大肆轰炸。面对着枪林弹雨,董其武的重机枪连坚守阵地不撤退,最后全连壮烈牺牲。

  下午1时,当436团粉碎了日军7次进攻后,狡猾的敌人再次改变主攻方向。铃木旅团长亲临第一线直接指挥,令骑兵72联队配合步兵联队由长园堡附近偷渡过河,偷袭436团后方的白河村。

  

  由于敌众我寡,白河村东北方向一里远的茶坞村小高地,同时也是210旅指挥部所在地被敌攻占,直接威胁420团主阵地。

  战况十分紧急,一招不慎则满盘皆输。傅作义将军认为,如果怀柔以西平谷大道两侧高地落入敌手,日军即可长驱直入,甚至可能一举而北平。

  于是,傅作义将军决定死守,即便时战至最后一个人,也不能让阵地沦陷。随后便打电话命令预备队,令211旅421团跑步向210旅阵地前进,迅速支援该旅,务必要将丢失的阵地夺回来。

  

  接到命令后,421团一刻不敢歇息,火速支援210旅,并与之联手共收阵地。然而日军也看出了此阵地的意义非同小可,赶忙构筑工事,加强防守。

  下午6时,阵地在易手三次后终于被我军收复,一句扭转了不利的失态,210旅从此转危为安。与此同时,218旅旅长见状,也抽调了一部分兵力乘胜追击,协助420团将失去的阵地全部收复。

  至此,傅作义的59军在怀柔城以西,南自经石厂,北迄长城一线,连续作战10多小时,以阵亡367人,伤400余人的代价,歼敌346人,伤敌660余人,取得了胜利!

  

  同年9月,怀柔日军撤退后,傅作义将军派人备好棺木、敛衣,到作战地带寻得官兵遗骸203具,全数运回绥远。绥远人民把他们葬在城北大青山下,建立抗日战死将士公墓,并且辟为公园(今呼和浩特市海拉尔大街公主府公园),垂为永久的纪念。

  后来,胡适受傅作义将军所托为阵亡将士撰文,最后一段写道:“这里长眠的是三百六十七个中国好男子!他们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祖国,我们和我们的子孙来这里凭吊敬礼的,要想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报答他们的血!”

  专注抗战英雄故事,传播正能量,以大、小人物视角还原抗战真实场面。

  任何一个中华英雄都值得被铭记!关注我,英雄就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