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世界上所有问题?07172019

最近在读《蓝血十杰》,该书讲述的是:二战中十个美国军官,将数字化管理引入军队,大大缩减军队开支,为美国赢得二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战争结束后,这十个军官集体加入福特汽车,还是用数字化管理方法拯救了濒临死亡的福特汽车。

《蓝血十杰》引发了我一个思考,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世界上所有问题?我将用十杰中的两杰来回答这个问题。

十杰领袖查尔斯.桑顿,参加二战时只有28岁,以一个统计管制员的身份进入美军。统计管制员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设立统计管制员这么一个角色?这不得不介绍下背景:美军当时所遇到的问题。

美军当时的管理非常混乱,领导层不知道军队有多少士兵,多少粮食,多少架飞机,总之,完全处于迷糊状态。有一架飞机故障了,需要更换零部件,零部件就在不远处的工厂,但没有一个士兵知道,以致这架飞机停飞了六个月。

你也许猜测,是美军没有专门统计的部门,可事实上,美军将近有十个部门参与军队资产的统计,但每一个部门的统计数字各不相同。有一次,航空将军阿诺德问军队由多少家飞机,但是,作战部、情报部、后勤部给的数字都不相同,阿诺德将军极为恼火,下决心要改变这种情况。

查尔斯.桑顿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了美国军队,他在全球六十多个地方安排情报人员收集数据,每天为军队提供一份准确的报告,这些报告至关重要,是领导层做决策的直接依据。举个例子

二战末期,美军决定用B-17和B-24轰炸机向日本发动攻击,但桑顿用数字报告反对这一计划,建议用新型的B-29轰炸机。因为数据分析显示:B-29轰炸机每个月只需要1.5万个小时,就能投下2.8吨炸药,而B-17和B-24则需要9万个小时。此外,B-29可以减少70%的人员伤亡,还可以节省2.5亿加仑的汽油。

最后,美军战胜了日本,赢得了二战,桑顿的数字管理理念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桑顿因此一举成名,有一大批追随的拥护者,其中最为出名的是麦克纳马拉,他用桑顿的数字化理念拯救了濒临破产的福特汽车,后来还当上了肯尼迪政府的国防部部长,被人称为“仅次于肯尼迪总统的二把手”,从国防部退休后,麦克纳马拉还做了十几年的世界银行行长,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答案就是:数字化管理。

有句话说得好:成也风云败也风云,麦克纳马拉太执迷于数字化管理,以致在越战中犯下重大错误。

有人说,美国对越南发动战争,完全是由麦克纳马拉一个人鼓吹的,因为麦克纳马拉对自己的数字化管理太自信了,认为数字化管理可以拯救福特汽车,那照样也可以帮美国赢得越战。

麦克纳马拉也是这么做的,每天只干一件事,分析从前线传上来的数据报告,了解美军伤亡率、杀敌数、飞机损失率,等等,进而做出决策。但事实上,这些来自前线的数据并不准确。从最前面的排传到连,连传到营,再到团、旅、师,每个前线军官都想让数据好看一点,伤亡率低一点,杀敌数多一点,所以,这么一份数据报告经过一层层的改动,当传到麦克纳马拉那边时,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根本就没有参考价值。

即便数据准确,麦克纳马拉也无法做出准确决策,因为战争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跟管理福特汽车是不一样的,如果还是用老方法解决不同问题,结果可想而知,一定是失败。后来,麦克纳马拉遭到美国人民的强烈反对,还没等到任期结束,就被迫辞职,去做了世界银行行长。

故事讲完了,我用一本书的标题来总结,就是四个字:能力陷阱。

如果一个人的某个能力越强,而用该能力解决的问题越多,这个人就越会痴迷于这种能力,于是,无论任何问题,都想用同一种能力,这就好比拿锤子的人,只要手里拿了一把催子,那整个世界在他眼里,都是一颗钉子。

但世界可没有这么简单,社会是发展的、变化的,你今天用某种方法解决了问题,或许,该方法明天就不适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