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装逼,努力参考,终于写出口水诗

  2019 箐箐故事小窝

  

  这一晚会宁静吗

  我刚沷涉回来

  父母前日过来

  趁我不在的时候

  很多时候都这样,鬼子进村

  我还在遥远的他乡,他们说来就来

  我已经恳请了千百次

  务必随我度过余生

  但一直呆在遥远的老家

  对我来说,那是他乡

  直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时刻

  庄严地趁我远离的时候

  悄然进村,属于多进宫

  上头说过,不能这样干

  我听上头的还是随二老的

  我在会场时,接到老头电话

  痛诉电视打不开

  人多耳杂,我说不清楚

  那是换了中国移动的机顶盒

  他愤怒地说,你没出生就知道不会孝顺

  今天我也愤怒地骂了中国移动

  我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纪元一九九二年起

  就有一台386电脑,编过程

  虽至今不算猿,也熟这行当

  都看不懂中国移动电视的菜单

  几乎都指向营销

  让我连广西台除卫视外都找不到

  有些话说也只是说了

  我抱希望吗?不抱

  生为牛羊,死上砧板

  大家都很明白,有些人说不清楚

  满天下只有傻逼在争辩

  时来日去,诗不像诗,词不像词

  但我觉得,个人起码清楚

  中国移动还像中国移动

  像,真他妈的像

  二十多年来

  谁发现过,中国移动不像中国移动

  讲起来又是恕恕叨叨

  恕我直言,不用再三告诉

  我也知道公鸡不会下蛋

  但倾巢之下,肯定有人持久地唱怨歌

  这时候,我的父母早已安睡

  还打呼噜,声音其实不大

  因为我的睡眠跟声音没有关系

  哪怕亲生父母,对此都可形同陌路

  有一匹白马,春风万里

  跑到他老师跟前,诉说衷肠

  无比辽阔的天空,一走不住

  我也想立志如它

  有可能看到花开灿烂

  有一些诗,写给诗人看

  有一些话,说与别人听

  有一些人实在不争气

  就唆使他当罗汉

  唐僧九九八十一年

  最终也不过这个正部级别

  

  这一晚会宁静吗

  我刚沷涉回来

  父母前日过来

  趁我不在的时候

  很多时候都这样,鬼子进村

  我还在遥远的他乡,他们说来就来

  我已经恳请了千百次

  务必随我度过余生

  但一直呆在遥远的老家

  对我来说,那是他乡

  直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时刻

  庄严地趁我远离的时候

  悄然进村,属于多进宫

  上头说过,不能这样干

  我听上头的还是随二老的

  我在会场时,接到老头电话

  痛诉电视打不开

  人多耳杂,我说不清楚

  那是换了中国移动的机顶盒

  他愤怒地说,你没出生就知道不会孝顺

  今天我也愤怒地骂了中国移动

  我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纪元一九九二年起

  就有一台386电脑,编过程

  虽至今不算猿,也熟这行当

  都看不懂中国移动电视的菜单

  几乎都指向营销

  让我连广西台除卫视外都找不到

  有些话说也只是说了

  我抱希望吗?不抱

  生为牛羊,死上砧板

  大家都很明白,有些人说不清楚

  满天下只有傻逼在争辩

  时来日去,诗不像诗,词不像词

  但我觉得,个人起码清楚

  中国移动还像中国移动

  像,真他妈的像

  二十多年来

  谁发现过,中国移动不像中国移动

  讲起来又是恕恕叨叨

  恕我直言,不用再三告诉

  我也知道公鸡不会下蛋

  但倾巢之下,肯定有人持久地唱怨歌

  这时候,我的父母早已安睡

  还打呼噜,声音其实不大

  因为我的睡眠跟声音没有关系

  哪怕亲生父母,对此都可形同陌路

  有一匹白马,春风万里

  跑到他老师跟前,诉说衷肠

  无比辽阔的天空,一走不住

  我也想立志如它

  有可能看到花开灿烂

  有一些诗,写给诗人看

  有一些话,说与别人听

  有一些人实在不争气

  就唆使他当罗汉

  唐僧九九八十一年

  最终也不过这个正部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