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夜拂晓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之后,彻底的冷静下来。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十年之后死亡又重生在十六岁的自己身上。

  她宁愿相信,这是老天垂怜她,垂怜她夜家,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爷爷失望,更不会让夜倾月践踏着属于她的一切,坐上夜家的家主之位之后,转身投入了暗域,将夜家置入了绝境。

  夜倾月控制夜家与所有异能家族为敌,被暗域当成枪,在夜家没有了利用价值之后,彻底覆灭!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前世那些爱她的人,为了保护她,纷纷惨死。

  哪怕是表面上放弃她的爷爷,在最后,也为了保护她,放弃了活下去的机会……

  临死前,她满目都是夜家人的鲜血,她的族人,她的亲人,为了捍卫夜家最后的尊严,死的那么的惨烈……

  夜家无辜的冤魂都在看着她!

  这一世,她要成为夜家的守护者,而不是罪人……

  “哪里来的女人,居然敢闯‘铂爵国际’,不要命了是不是?!”

  门口的保安见夜拂晓身形狼狈,还全身湿透了,拦住了她。

  ‘铂爵国际’是云城最高级的会所,哪里是任何人都能进的。

  拂晓扭头看了一眼追来的几个男人,眸光一凝,微仰着头,对拦住他的保安厉声道:“让开,我是夜家的大小姐。”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你说你是夜家大小姐你就是夜家的大小姐?我说我是夜家的家主那你信不信?”

  保安根本不信。

  云城夜家可是龙头大鳌,其大小姐嚣张跋扈,出入都有保镖随行,怎么会这样狼狈。

  “小妹妹,别在这找事,看你年纪还不大,这一次就不追究你的责任,听话的,赶紧离开这里。”

  夜拂晓看着那边的几个男人已经渐渐逼近,他们脸上的神色似乎再说,等他们抓到她,要她好看。

  不能被抓到,她这一世,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清白。

  夜家的圣杯,只有处子血才能开启和认可。

  上一世,就因为她失去清白之身,才把机会让给了夜倾月。

  爷爷内定的家主,其实是她!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夜家看重嫡庶!

  她是嫡出大小姐,而夜倾月只是庶出的二小姐,只要她能够得到圣杯的认可,就算她是草包大小姐,这个家主之位也只能是她的,夜倾月根本没有机会。

  所以,夜倾月才会使出这样的手段,毁了她的处子身……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他们得逞!

  夜拂晓的眸色阴沉下来,猛地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保安,娇小的身体向里面钻进去。

  只要进了‘铂爵’,她就安全了。

  保安一个不查,被夜拂晓给钻了空子,顿时大惊,“拦住她!”

  今天‘铂爵’接待了一个神秘的大客户,整个会所都停业,禁止人员来往。

  现在这个小丫头强行闯入,万一冲撞了那个大客户,他的下场.......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至于外面的那几个男人,看着夜拂晓跑进了会所里面,纷纷站住了脚步。

  他们就算家里有些钱财,在别的地方可以充大少爷,却没有资格进入这里。

  最后,他们只能悻悻的骂了两句,转弯去了一旁的酒吧去找其他的女人玩了。

  夜拂晓进入了‘铂爵’虽然没了失去清白之身的危险,却又卷进了另一个危险的境地。

  保安的那一声大喊,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保安人员来堵截她。

  “抓住她!”

  随着一人的大喊,那些保安一窝蜂的涌上来。

  看他们的表情,估计被抓到,她的下场,也不会太轻松。

  他们居然不相信她的身份!

  你们给我等着!

  ‘哒哒哒’一连串的鞋跟与地面撞击的声音。

  夜拂晓被他们追赶着,向‘铂爵’的深处跑去。

  “别去那里,你站住.......”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身后传来保安们惊慌的大叫。

  “你站住,我们不追你了,只要你老实的离开,我们不会为难你。”

  那些保安通通站在原地,企图用这样示弱的姿态,减缓她的脚步。

  那个神秘的大人物,此时正在和铂爵的主人在最里面的房间会面,如果这个女人跑过去,惊扰了他们.......

  几个保安已经吓得腿发颤,就差跪着叫姑奶奶求夜拂晓不要再前进。

  可是,已经晚了!!!

  夜拂晓被他们追的恼了,他们越说不许再前进,她就非要进去不可!

  最里面只有一个房间。

  雕花的木质大门,厚重的棕红色,上面是华美的浮雕,门环处是两只瑞兽。

  而转把,就在瑞兽的嘴里。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夜拂晓生性叛逆又大胆,因为她高高在上的身份,在云城,还没有她不敢做的事。

  她生性纨绔,前世仗着有夜家为后盾,做过的放肆的事多了,得罪的大人物也多了,可没有一个敢报复她。

  异能家族完全凌驾在世俗的家族之上,更何况,夜家在世俗界的影响力,同样不差于异能界!

  一双娇柔的小手放在门上,夜拂晓回头对那些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保安挑衅的扬扬唇角,用力的将门推开。

  门开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两个男人。

  夜拂晓在开门之后,后悔了……

  是的,她后悔了!

  如果她知道这里面有他,她之前宁愿听那些保安的话,乖乖的离开。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洛辰轩,他怎么会在这里!

  洛辰轩的嘴角,标志性的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挑挑眉梢,“小妹妹,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那是一个长相极美的男人,却没有半分阴柔气息,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岁上下。

  纵然笑着,却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强大气场。

  夜拂晓有点诧异,他不认得她了?

  对了,他现在还不认得她呢!

  她现在只有十六岁,不是二十六,还没有认识他!

  她怎么忘了,她现在还是无法无天的夜家大小姐,就算和他见面,也不用恐惧。

  夜拂晓的手指向外面,耸耸肩说:“外面的那群人在追我,我只能跑来这里。”

  洛辰轩继续语调轻松的问:“他们为什么追你?”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觉得本小姐貌美如花,他们被我迷住了,所以就紧追不舍了~”

  夜拂晓分明就是在应付他。

  他以为她会被他表现出来的温和无害的表情迷惑住?

  她曾经见过他的狠,他的无情,看到过他的恶魔属性,根本就不会被这些表面的东西给骗到。

  “小妹妹,你真爱说笑……”洛辰轩似笑非笑的目光在她身上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今天‘铂爵’不接待客人,门口的保安没有告诉你?”

  “似乎,他说了,不过当时事情紧急,有几个坏人想要抓我,情急之下我就跑进来了。”

  夜拂晓笑的随心所欲,暗中却松了一口气。

  洛辰轩没有要‘解决’了她的意思。

  他在杀人前,有一个习惯的面部表情,现在还能对她露出这种笑容,这就说明,她还没有触动他的底线。

  本来还想,如果洛辰轩想要对她不利,她就搬出夜家大小姐的身份。

  故事:想要复仇我帮你,想虐渣男我来动手,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

  爷爷的面子,在云城,很好用!

  她惹的事够多了,爷爷帮她处理的麻烦也数不胜数,这件小事,他老人家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贸然打扰你们,真的很抱歉,估计外面的坏人已经走了,那我也告辞了。”

  夜拂晓作势要向外退,心里不住的祈祷,洛辰轩不会小气到难为她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

  洛辰轩淡淡的说道:“小妹妹,我说了你可以走吗?”

  轻飘飘的语气,没有一点杀伤力,可室内的温度,却在刷刷的向下降。

  全身湿透的夜拂晓感觉更清晰,好冷……

  夜拂晓的眸光暗了下来,他这是不打算放她离开的意思?

  只不过,如果能不惊动家里,她更想依靠自己的头脑,从这里走出去!

  她弯了弯唇角,一脸的天真无邪,“那你现在说一声,我再走也不迟......”

  她的话,让洛辰轩明显的一愣,看向她的目光,有了些兴趣。

  能够在他刻意的威压下,还能保持冷静,这个小姑娘,还真的不简单~

  看她的样子,目前来说还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异能觉醒的征兆......

  小小的年纪,能够做到这般的冷静,日后,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不管她是普通人,还是异能者!

  “轩,一个小女孩而已,让她走吧。”

  自从她进了房间之后,一直保持安静,没有任何动作的男人发话了......

  其实也不能说是男人,他看起来也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

  但在成熟的洛辰轩的映衬下,丝毫不显稚气。

  一副淡然的表情,容颜精致绝伦,恍若褪去了男女的界限。

  夜拂晓从进门开始,目光就完全被洛辰轩给吸引住,没有给这个安静的少年过多的关注。

  这个少年.......

  以她的心理年龄来说,他十八九岁的年纪,应该算是少年吧~

  他的外表,居然在洛辰轩这个公认的妖孽面前,还要出色一分!

  他......是谁?

  “既然阿墨你求情.......”洛辰轩意味不明的目光在君离墨的身上流转了一圈,摸着光洁的下巴,似笑非笑的挑下眉梢,“小妹妹,你可以走了。”

  夜拂晓对这个少年的身份突然间很感兴趣。

  能让洛辰轩这样看重的少年,他的身份,绝对不会简单。

  不过现在不是探讨他的身份的时候。

  夜拂晓清冷的视线落在少年的脸上,轻声道了一声谢,从容不迫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