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仙吟02?云水琴音

  文花间方壶(雒尘摩诘)

  ——上一章 01——

  渠叔一定带回了新的消息。

  果不其然,岳渠细看楚泠的面色见她不似往日苍白,才道:“王上已决定派人前往楚门,何人前去还在商讨之中。郎君三日后下葬,七娘你……”

  “我要去!”

  “贼子来无影去无踪,七娘你还十分危险……”岳渠有些犹豫,他怎能忍心眼前的少女见不到父母最后一面。

  “既然来去无踪,这里又怎会真的安全。”楚泠坚定了要回城的心又苦笑,“再说了,若是他真想赶尽杀绝,我们又能做什么反抗?”

  她心意已决,不打算再说这个话题,又问岳渠:“渠叔,可联络上阿兄了?”

  “三郎君在边境,已经快马让人传讯,他要归来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三日后,楚泠亲手葬下父亲母亲后,十分恍惚。

  岳渠按下心焦,向楚泠介绍身边的大理寺少卿陆骞。

  “见过陆少卿,七娘先行谢过陆少卿相助。”

  此时楚泠,一身素净的长裙,能看出稚嫩又略显窈窕的身姿。

  原本略带婴儿肥的脸,迅速消减下去。凤眸中的悲戚克制不住,看向陆骞时又满含希望。

  陆骞回礼:“七娘子节哀顺变。先生高风亮节、虚怀若谷,吾等做学生的定会还先生一个公道。”

  这一个月来,岳渠都是与陆骞联络的。陆骞明白楚泠的忧虑,让她宽心。

  “有一事,七娘子可能不知。齐师在明阳观内酒后撒泼,砸了堂前的七星阵。后来,被王上叫去乾元殿训斥了一顿。”

  城中贵胄无人不知宫廷御用的雅乐琴师齐子钦,琴艺非常,得王上喜爱,经常出入祭祀庆典。

  王上还未继位时,就常和齐师一道品琴饮酒,秉烛夜谈,好不快哉。

  这曾一度让大臣们以为还是少年的王上有断袖分桃之好,一时声讨起伏不断,才让他收敛了玩乐的心思。

  齐子钦本身就性子直率,再有王上撑腰,自然在这天都城横行。

  无可奈何王上对其不羁之态不曾贬斥,还笑称颇有竹林贤士之风,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楚泠闻言一愣,而后缓过神,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师父在王上面前又有了什么惊人之举?”

  “果然是七娘子更懂齐师。”这句话不知是褒是贬,陆骞点头,“齐师告罪,然后向王上哭诉祭酒的伤逝。最终说,想出门散心,告假了。”

  “王上准了?”

  “恩,准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陆骞叹息道:“挚友去了,齐师很哀伤……他,不知你活着……”

  当初岳渠带她走时,没有让当铺的人外传。众人皆认为那张家娘子吐血地如此厉害,定是撒手人寰了。

  齐子钦也不是个细心的,便以为自己那乖巧的徒儿也去了。

  楚泠垂眸,让人看不清神色,淡淡道:“师父本就是随性洒脱之人,走了也好。”

  楚泠和岳渠离开的时候,她道:“我们去云水阁罢。”

  岳渠自然应她。

  天都坐落于乾国东南,健河之北,宜乾山脉南,经汾山。

  天都城以东,军之重地,围猎之所;天都城以西,佛道鼎盛,香火连绵。城北,官商贵胄聚集,宫城之所在;城南,士农工商,贩夫走卒,烟柳之地。

  天都城与往日一般繁华,他们一路向南,步入分割天都城南北的天街。

  云水阁,天都最具盛名的琴馆,位处城南最繁华的地域。

  云水阁的外门简朴庄重,作为琴馆来说,此地略微嘈杂,不过架不住达官显贵的喜爱,才把店面搬到街市上来。

  此时的云水阁中传出一声斥喝声,伴着重物摔碎。

  “师父!”

  楚泠奔去,映入眼中的却是师叔齐子羡。

  师叔一向好脾气,没想到如今也如师父那般暴躁了。

  “七娘?真是七娘!”齐子羡也不管那边毛手毛脚的学徒了,快步走到楚泠面前上下打量大喜。

  他又见跟来的岳渠,终于相信这是真的。

  楚泠露出小女儿姿态笑:“七娘已经无碍了。”

  齐子羡听了当下点头:“你要好好的,不要涉险。你师父知道你们都遇难了,一下子就老了十岁。”

  楚泠抿唇,眉目染上戚色:“师父如今不在,师叔要保重自己。有些活就让小六他们来做,您老别逞强。”

  她看着自家师叔露出孩子气的表情笑了。

  齐子羡叹上一口气,摸着眼前的桐木:“自从那日起,他就有些神神叨叨,觉得那场火有问题。你们都去了,对他的打击实在大,他说要出去走走,便辞了王上。”

  “那师父去了哪?”楚泠疑惑。

  “往东去了,以前听你师祖说,云水派的根基在那里,在乾国的最东边。”

  楚泠只知道云水派的旧址倚靠着最东面的山脉,与楚门一样。

  “师父从来没说过这些。”

  楚泠很是好奇,师父怎么突然就想回门派了?

  难道是因为张家的祝融之祸?

  楚泠心头一颤,忙问着齐子羡云水派之事。

  齐子羡在琴炉上插上香,缓缓道:“要说云水派,它的传承其实比楚门更久远,只是如今没落了。很多事情连你师祖都不知道,何况我们。”

  齐子钦总说,那是天火不是人凡火,他想回去翻翻典籍,顺便游于山水间,总比在天都整日对着张宅的废墟来得强。

  他对王上也是如此说的。

  “你师父那性子,只有别人倒霉的份,七娘不必担忧。”

  楚泠见他不愿多说,想着师父穿着舒旷的广袖宽袍,面容萧散俊逸,出言却不合风骨行事无忌的样子,摇头轻笑。

  师父自是不会委屈了自己,不用她担心。

  离开云水阁的时候,楚泠的心情好了些。岳渠看在眼里也松了一口气,陪着她慢慢走在天街上。

  天都的阳亨坊临着天街,往来繁杂。

  说书老汉在临近天街的小酒馆里泯了一口浊酒,眯眼望向四周愈来愈多的人们,弹拨三弦开嗓。

  “今日给大家说说东洲诸国。南有大乾北戎尉,西有贼元虎眈眈。黎夹存于元尉之间,楚门独立四国之外。有道是……”

  刚一起头,一边的粗布娃儿踉跄冲进他怀里,推着起身,伸手给了一枚铜板:“酒老头,我要听你说楚门!我要听楚门!”

  酒老头拍拍娃娃的脑袋:“狗娃,别打扰老夫,赶紧回家。”

  “小爷我好不容易挣了一个铜板,给你生意做。你看不起人!”娃娃生气地嘟囔着,一本正经的,煞是可爱。

  酒老头舔了舔葫芦口,砸吧着嘴道:“这楚门逸事,老夫都说过千八百遍了,你还不嫌腻……”

  “不嘛,我要听!”娃娃晃着他的酒葫芦撒泼着。

  “得得……说,就说楚门逸事。”酒老头抢过酒葫芦藏好,咳嗽一声准备开嗓。

  “开天辟地,古往今来。

  “传说,楚门自三千年前屹立苍岐山北,分割西洲东部之南北。乾王开国,周氏为王,奉楚门为天下道家剑法之源。

  “楚门祖上门规,不与皇权相交,故而不曾接受乾王封赏。楚门之功,于天下,止战兴百姓;于江湖,封尊位,剑法卓绝……”

  伴着这熟悉的抑扬顿挫,小酒馆里的人进进出出。张家的祸事还在流传,足以让人们议论纷纷。

  楚泠听在耳里,一个念头从心中涌起。

  她抬头对上岳渠的双眼,看到了他流露出的关切和欲言又止的紧张。

  那句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下,楚泠柔了眉眼:“渠叔,我们回家吧。”

  建河奔腾,穆天钧沿着河堤且行且停。

  此时夜半,他在河岸边捡了枯枝生火,佝偻老者坐在一旁,掏出一只小玉瓶晃了晃。

  穆天钧听见叮当的碰撞声,扯出一丝笑,往篝火中扔柴。

  “好好的元国国师不当,非要来乾国。肖寒,你以为乾国就有更好的丹药助你得道?”

  他的玉瓶中只剩下一颗灵香丸了。

  肖寒不做声,倒出最后一颗丹药下肚,打坐调息。

  “你是要去苍岐山?”

  听到肖寒的话,穆天钧听出了其中的意味,笑道:“为何不可。”

  苍岐山绵延千里,是乾地的最东面,最起码凡俗的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传说,苍岐山自古以来屹立不倒,是一座神山。

  而他们知道,苍岐山有神明,有最古老且神秘的仙法,是一座修道者眼中的圣山。

  而进入其中确是难上加难,吾辈众人为了找到入内诀窍死伤不知凡几。

  肖寒作为国师,实在能屈能伸。

  他腆着脸走到篝火边扬手一指,零星的火光仿佛见风就涨,膨胀了一圈,火光映照在两人身上。

  “呵呵,贫道也早有此意。”

  身上的伤在慢慢愈合,楚泠已经能练剑了。

  树林中的秋风愈加萧索,不少鸟儿被刀光剑影惊吓飞走,阵阵风击弯了片片树木。

  一路剑法演练完毕,楚泠才敛息停了下来。

  四岁背诵心法,五岁修习剑法,七岁一招一式斟字酌句烂熟于心,十岁舞剑行云流水俨然一体。恍然间,习剑至今已近七年。

  而近几日却是毫无进步,招式间看似流畅却多有阻滞,无法融会贯通。

  楚泠心道,灼痛还是会有,剑法切不能练得太猛烈的。

  她收起剑想起岳渠所说的,朝廷最后决定派鸿胪寺寺丞去,今日便是离去之时。

  楚泠提早回到茅屋,等到的却是岳渠凝重的面容。

  “孙寺丞一出东阳门……便血溅当场……都不知是何人动的手!”

  96

  雒尘摩诘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4

  2019.07.23 00:05*

  字数 3156

  文花间方壶(雒尘摩诘)

  ——上一章 01——

  渠叔一定带回了新的消息。

  果不其然,岳渠细看楚泠的面色见她不似往日苍白,才道:“王上已决定派人前往楚门,何人前去还在商讨之中。郎君三日后下葬,七娘你……”

  “我要去!”

  “贼子来无影去无踪,七娘你还十分危险……”岳渠有些犹豫,他怎能忍心眼前的少女见不到父母最后一面。

  “既然来去无踪,这里又怎会真的安全。”楚泠坚定了要回城的心又苦笑,“再说了,若是他真想赶尽杀绝,我们又能做什么反抗?”

  她心意已决,不打算再说这个话题,又问岳渠:“渠叔,可联络上阿兄了?”

  “三郎君在边境,已经快马让人传讯,他要归来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三日后,楚泠亲手葬下父亲母亲后,十分恍惚。

  岳渠按下心焦,向楚泠介绍身边的大理寺少卿陆骞。

  “见过陆少卿,七娘先行谢过陆少卿相助。”

  此时楚泠,一身素净的长裙,能看出稚嫩又略显窈窕的身姿。

  原本略带婴儿肥的脸,迅速消减下去。凤眸中的悲戚克制不住,看向陆骞时又满含希望。

  陆骞回礼:“七娘子节哀顺变。先生高风亮节、虚怀若谷,吾等做学生的定会还先生一个公道。”

  这一个月来,岳渠都是与陆骞联络的。陆骞明白楚泠的忧虑,让她宽心。

  “有一事,七娘子可能不知。齐师在明阳观内酒后撒泼,砸了堂前的七星阵。后来,被王上叫去乾元殿训斥了一顿。”

  城中贵胄无人不知宫廷御用的雅乐琴师齐子钦,琴艺非常,得王上喜爱,经常出入祭祀庆典。

  王上还未继位时,就常和齐师一道品琴饮酒,秉烛夜谈,好不快哉。

  这曾一度让大臣们以为还是少年的王上有断袖分桃之好,一时声讨起伏不断,才让他收敛了玩乐的心思。

  齐子钦本身就性子直率,再有王上撑腰,自然在这天都城横行。

  无可奈何王上对其不羁之态不曾贬斥,还笑称颇有竹林贤士之风,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楚泠闻言一愣,而后缓过神,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师父在王上面前又有了什么惊人之举?”

  “果然是七娘子更懂齐师。”这句话不知是褒是贬,陆骞点头,“齐师告罪,然后向王上哭诉祭酒的伤逝。最终说,想出门散心,告假了。”

  “王上准了?”

  “恩,准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陆骞叹息道:“挚友去了,齐师很哀伤……他,不知你活着……”

  当初岳渠带她走时,没有让当铺的人外传。众人皆认为那张家娘子吐血地如此厉害,定是撒手人寰了。

  齐子钦也不是个细心的,便以为自己那乖巧的徒儿也去了。

  楚泠垂眸,让人看不清神色,淡淡道:“师父本就是随性洒脱之人,走了也好。”

  楚泠和岳渠离开的时候,她道:“我们去云水阁罢。”

  岳渠自然应她。

  天都坐落于乾国东南,健河之北,宜乾山脉南,经汾山。

  天都城以东,军之重地,围猎之所;天都城以西,佛道鼎盛,香火连绵。城北,官商贵胄聚集,宫城之所在;城南,士农工商,贩夫走卒,烟柳之地。

  天都城与往日一般繁华,他们一路向南,步入分割天都城南北的天街。

  云水阁,天都最具盛名的琴馆,位处城南最繁华的地域。

  云水阁的外门简朴庄重,作为琴馆来说,此地略微嘈杂,不过架不住达官显贵的喜爱,才把店面搬到街市上来。

  此时的云水阁中传出一声斥喝声,伴着重物摔碎。

  “师父!”

  楚泠奔去,映入眼中的却是师叔齐子羡。

  师叔一向好脾气,没想到如今也如师父那般暴躁了。

  “七娘?真是七娘!”齐子羡也不管那边毛手毛脚的学徒了,快步走到楚泠面前上下打量大喜。

  他又见跟来的岳渠,终于相信这是真的。

  楚泠露出小女儿姿态笑:“七娘已经无碍了。”

  齐子羡听了当下点头:“你要好好的,不要涉险。你师父知道你们都遇难了,一下子就老了十岁。”

  楚泠抿唇,眉目染上戚色:“师父如今不在,师叔要保重自己。有些活就让小六他们来做,您老别逞强。”

  她看着自家师叔露出孩子气的表情笑了。

  齐子羡叹上一口气,摸着眼前的桐木:“自从那日起,他就有些神神叨叨,觉得那场火有问题。你们都去了,对他的打击实在大,他说要出去走走,便辞了王上。”

  “那师父去了哪?”楚泠疑惑。

  “往东去了,以前听你师祖说,云水派的根基在那里,在乾国的最东边。”

  楚泠只知道云水派的旧址倚靠着最东面的山脉,与楚门一样。

  “师父从来没说过这些。”

  楚泠很是好奇,师父怎么突然就想回门派了?

  难道是因为张家的祝融之祸?

  楚泠心头一颤,忙问着齐子羡云水派之事。

  齐子羡在琴炉上插上香,缓缓道:“要说云水派,它的传承其实比楚门更久远,只是如今没落了。很多事情连你师祖都不知道,何况我们。”

  齐子钦总说,那是天火不是人凡火,他想回去翻翻典籍,顺便游于山水间,总比在天都整日对着张宅的废墟来得强。

  他对王上也是如此说的。

  “你师父那性子,只有别人倒霉的份,七娘不必担忧。”

  楚泠见他不愿多说,想着师父穿着舒旷的广袖宽袍,面容萧散俊逸,出言却不合风骨行事无忌的样子,摇头轻笑。

  师父自是不会委屈了自己,不用她担心。

  离开云水阁的时候,楚泠的心情好了些。岳渠看在眼里也松了一口气,陪着她慢慢走在天街上。

  天都的阳亨坊临着天街,往来繁杂。

  说书老汉在临近天街的小酒馆里泯了一口浊酒,眯眼望向四周愈来愈多的人们,弹拨三弦开嗓。

  “今日给大家说说东洲诸国。南有大乾北戎尉,西有贼元虎眈眈。黎夹存于元尉之间,楚门独立四国之外。有道是……”

  刚一起头,一边的粗布娃儿踉跄冲进他怀里,推着起身,伸手给了一枚铜板:“酒老头,我要听你说楚门!我要听楚门!”

  酒老头拍拍娃娃的脑袋:“狗娃,别打扰老夫,赶紧回家。”

  “小爷我好不容易挣了一个铜板,给你生意做。你看不起人!”娃娃生气地嘟囔着,一本正经的,煞是可爱。

  酒老头舔了舔葫芦口,砸吧着嘴道:“这楚门逸事,老夫都说过千八百遍了,你还不嫌腻……”

  “不嘛,我要听!”娃娃晃着他的酒葫芦撒泼着。

  “得得……说,就说楚门逸事。”酒老头抢过酒葫芦藏好,咳嗽一声准备开嗓。

  “开天辟地,古往今来。

  “传说,楚门自三千年前屹立苍岐山北,分割西洲东部之南北。乾王开国,周氏为王,奉楚门为天下道家剑法之源。

  “楚门祖上门规,不与皇权相交,故而不曾接受乾王封赏。楚门之功,于天下,止战兴百姓;于江湖,封尊位,剑法卓绝……”

  伴着这熟悉的抑扬顿挫,小酒馆里的人进进出出。张家的祸事还在流传,足以让人们议论纷纷。

  楚泠听在耳里,一个念头从心中涌起。

  她抬头对上岳渠的双眼,看到了他流露出的关切和欲言又止的紧张。

  那句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下,楚泠柔了眉眼:“渠叔,我们回家吧。”

  建河奔腾,穆天钧沿着河堤且行且停。

  此时夜半,他在河岸边捡了枯枝生火,佝偻老者坐在一旁,掏出一只小玉瓶晃了晃。

  穆天钧听见叮当的碰撞声,扯出一丝笑,往篝火中扔柴。

  “好好的元国国师不当,非要来乾国。肖寒,你以为乾国就有更好的丹药助你得道?”

  他的玉瓶中只剩下一颗灵香丸了。

  肖寒不做声,倒出最后一颗丹药下肚,打坐调息。

  “你是要去苍岐山?”

  听到肖寒的话,穆天钧听出了其中的意味,笑道:“为何不可。”

  苍岐山绵延千里,是乾地的最东面,最起码凡俗的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传说,苍岐山自古以来屹立不倒,是一座神山。

  而他们知道,苍岐山有神明,有最古老且神秘的仙法,是一座修道者眼中的圣山。

  而进入其中确是难上加难,吾辈众人为了找到入内诀窍死伤不知凡几。

  肖寒作为国师,实在能屈能伸。

  他腆着脸走到篝火边扬手一指,零星的火光仿佛见风就涨,膨胀了一圈,火光映照在两人身上。

  “呵呵,贫道也早有此意。”

  身上的伤在慢慢愈合,楚泠已经能练剑了。

  树林中的秋风愈加萧索,不少鸟儿被刀光剑影惊吓飞走,阵阵风击弯了片片树木。

  一路剑法演练完毕,楚泠才敛息停了下来。

  四岁背诵心法,五岁修习剑法,七岁一招一式斟字酌句烂熟于心,十岁舞剑行云流水俨然一体。恍然间,习剑至今已近七年。

  而近几日却是毫无进步,招式间看似流畅却多有阻滞,无法融会贯通。

  楚泠心道,灼痛还是会有,剑法切不能练得太猛烈的。

  她收起剑想起岳渠所说的,朝廷最后决定派鸿胪寺寺丞去,今日便是离去之时。

  楚泠提早回到茅屋,等到的却是岳渠凝重的面容。

  “孙寺丞一出东阳门……便血溅当场……都不知是何人动的手!”

  文花间方壶(雒尘摩诘)

  ——上一章 01——

  渠叔一定带回了新的消息。

  果不其然,岳渠细看楚泠的面色见她不似往日苍白,才道:“王上已决定派人前往楚门,何人前去还在商讨之中。郎君三日后下葬,七娘你……”

  “我要去!”

  “贼子来无影去无踪,七娘你还十分危险……”岳渠有些犹豫,他怎能忍心眼前的少女见不到父母最后一面。

  “既然来去无踪,这里又怎会真的安全。”楚泠坚定了要回城的心又苦笑,“再说了,若是他真想赶尽杀绝,我们又能做什么反抗?”

  她心意已决,不打算再说这个话题,又问岳渠:“渠叔,可联络上阿兄了?”

  “三郎君在边境,已经快马让人传讯,他要归来恐怕还需要些时日。”

  三日后,楚泠亲手葬下父亲母亲后,十分恍惚。

  岳渠按下心焦,向楚泠介绍身边的大理寺少卿陆骞。

  “见过陆少卿,七娘先行谢过陆少卿相助。”

  此时楚泠,一身素净的长裙,能看出稚嫩又略显窈窕的身姿。

  原本略带婴儿肥的脸,迅速消减下去。凤眸中的悲戚克制不住,看向陆骞时又满含希望。

  陆骞回礼:“七娘子节哀顺变。先生高风亮节、虚怀若谷,吾等做学生的定会还先生一个公道。”

  这一个月来,岳渠都是与陆骞联络的。陆骞明白楚泠的忧虑,让她宽心。

  “有一事,七娘子可能不知。齐师在明阳观内酒后撒泼,砸了堂前的七星阵。后来,被王上叫去乾元殿训斥了一顿。”

  城中贵胄无人不知宫廷御用的雅乐琴师齐子钦,琴艺非常,得王上喜爱,经常出入祭祀庆典。

  王上还未继位时,就常和齐师一道品琴饮酒,秉烛夜谈,好不快哉。

  这曾一度让大臣们以为还是少年的王上有断袖分桃之好,一时声讨起伏不断,才让他收敛了玩乐的心思。

  齐子钦本身就性子直率,再有王上撑腰,自然在这天都城横行。

  无可奈何王上对其不羁之态不曾贬斥,还笑称颇有竹林贤士之风,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楚泠闻言一愣,而后缓过神,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师父在王上面前又有了什么惊人之举?”

  “果然是七娘子更懂齐师。”这句话不知是褒是贬,陆骞点头,“齐师告罪,然后向王上哭诉祭酒的伤逝。最终说,想出门散心,告假了。”

  “王上准了?”

  “恩,准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陆骞叹息道:“挚友去了,齐师很哀伤……他,不知你活着……”

  当初岳渠带她走时,没有让当铺的人外传。众人皆认为那张家娘子吐血地如此厉害,定是撒手人寰了。

  齐子钦也不是个细心的,便以为自己那乖巧的徒儿也去了。

  楚泠垂眸,让人看不清神色,淡淡道:“师父本就是随性洒脱之人,走了也好。”

  楚泠和岳渠离开的时候,她道:“我们去云水阁罢。”

  岳渠自然应她。

  天都坐落于乾国东南,健河之北,宜乾山脉南,经汾山。

  天都城以东,军之重地,围猎之所;天都城以西,佛道鼎盛,香火连绵。城北,官商贵胄聚集,宫城之所在;城南,士农工商,贩夫走卒,烟柳之地。

  天都城与往日一般繁华,他们一路向南,步入分割天都城南北的天街。

  云水阁,天都最具盛名的琴馆,位处城南最繁华的地域。

  云水阁的外门简朴庄重,作为琴馆来说,此地略微嘈杂,不过架不住达官显贵的喜爱,才把店面搬到街市上来。

  此时的云水阁中传出一声斥喝声,伴着重物摔碎。

  “师父!”

  楚泠奔去,映入眼中的却是师叔齐子羡。

  师叔一向好脾气,没想到如今也如师父那般暴躁了。

  “七娘?真是七娘!”齐子羡也不管那边毛手毛脚的学徒了,快步走到楚泠面前上下打量大喜。

  他又见跟来的岳渠,终于相信这是真的。

  楚泠露出小女儿姿态笑:“七娘已经无碍了。”

  齐子羡听了当下点头:“你要好好的,不要涉险。你师父知道你们都遇难了,一下子就老了十岁。”

  楚泠抿唇,眉目染上戚色:“师父如今不在,师叔要保重自己。有些活就让小六他们来做,您老别逞强。”

  她看着自家师叔露出孩子气的表情笑了。

  齐子羡叹上一口气,摸着眼前的桐木:“自从那日起,他就有些神神叨叨,觉得那场火有问题。你们都去了,对他的打击实在大,他说要出去走走,便辞了王上。”

  “那师父去了哪?”楚泠疑惑。

  “往东去了,以前听你师祖说,云水派的根基在那里,在乾国的最东边。”

  楚泠只知道云水派的旧址倚靠着最东面的山脉,与楚门一样。

  “师父从来没说过这些。”

  楚泠很是好奇,师父怎么突然就想回门派了?

  难道是因为张家的祝融之祸?

  楚泠心头一颤,忙问着齐子羡云水派之事。

  齐子羡在琴炉上插上香,缓缓道:“要说云水派,它的传承其实比楚门更久远,只是如今没落了。很多事情连你师祖都不知道,何况我们。”

  齐子钦总说,那是天火不是人凡火,他想回去翻翻典籍,顺便游于山水间,总比在天都整日对着张宅的废墟来得强。

  他对王上也是如此说的。

  “你师父那性子,只有别人倒霉的份,七娘不必担忧。”

  楚泠见他不愿多说,想着师父穿着舒旷的广袖宽袍,面容萧散俊逸,出言却不合风骨行事无忌的样子,摇头轻笑。

  师父自是不会委屈了自己,不用她担心。

  离开云水阁的时候,楚泠的心情好了些。岳渠看在眼里也松了一口气,陪着她慢慢走在天街上。

  天都的阳亨坊临着天街,往来繁杂。

  说书老汉在临近天街的小酒馆里泯了一口浊酒,眯眼望向四周愈来愈多的人们,弹拨三弦开嗓。

  “今日给大家说说东洲诸国。南有大乾北戎尉,西有贼元虎眈眈。黎夹存于元尉之间,楚门独立四国之外。有道是……”

  刚一起头,一边的粗布娃儿踉跄冲进他怀里,推着起身,伸手给了一枚铜板:“酒老头,我要听你说楚门!我要听楚门!”

  酒老头拍拍娃娃的脑袋:“狗娃,别打扰老夫,赶紧回家。”

  “小爷我好不容易挣了一个铜板,给你生意做。你看不起人!”娃娃生气地嘟囔着,一本正经的,煞是可爱。

  酒老头舔了舔葫芦口,砸吧着嘴道:“这楚门逸事,老夫都说过千八百遍了,你还不嫌腻……”

  “不嘛,我要听!”娃娃晃着他的酒葫芦撒泼着。

  “得得……说,就说楚门逸事。”酒老头抢过酒葫芦藏好,咳嗽一声准备开嗓。

  “开天辟地,古往今来。

  “传说,楚门自三千年前屹立苍岐山北,分割西洲东部之南北。乾王开国,周氏为王,奉楚门为天下道家剑法之源。

  “楚门祖上门规,不与皇权相交,故而不曾接受乾王封赏。楚门之功,于天下,止战兴百姓;于江湖,封尊位,剑法卓绝……”

  伴着这熟悉的抑扬顿挫,小酒馆里的人进进出出。张家的祸事还在流传,足以让人们议论纷纷。

  楚泠听在耳里,一个念头从心中涌起。

  她抬头对上岳渠的双眼,看到了他流露出的关切和欲言又止的紧张。

  那句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下,楚泠柔了眉眼:“渠叔,我们回家吧。”

  建河奔腾,穆天钧沿着河堤且行且停。

  此时夜半,他在河岸边捡了枯枝生火,佝偻老者坐在一旁,掏出一只小玉瓶晃了晃。

  穆天钧听见叮当的碰撞声,扯出一丝笑,往篝火中扔柴。

  “好好的元国国师不当,非要来乾国。肖寒,你以为乾国就有更好的丹药助你得道?”

  他的玉瓶中只剩下一颗灵香丸了。

  肖寒不做声,倒出最后一颗丹药下肚,打坐调息。

  “你是要去苍岐山?”

  听到肖寒的话,穆天钧听出了其中的意味,笑道:“为何不可。”

  苍岐山绵延千里,是乾地的最东面,最起码凡俗的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传说,苍岐山自古以来屹立不倒,是一座神山。

  而他们知道,苍岐山有神明,有最古老且神秘的仙法,是一座修道者眼中的圣山。

  而进入其中确是难上加难,吾辈众人为了找到入内诀窍死伤不知凡几。

  肖寒作为国师,实在能屈能伸。

  他腆着脸走到篝火边扬手一指,零星的火光仿佛见风就涨,膨胀了一圈,火光映照在两人身上。

  “呵呵,贫道也早有此意。”

  身上的伤在慢慢愈合,楚泠已经能练剑了。

  树林中的秋风愈加萧索,不少鸟儿被刀光剑影惊吓飞走,阵阵风击弯了片片树木。

  一路剑法演练完毕,楚泠才敛息停了下来。

  四岁背诵心法,五岁修习剑法,七岁一招一式斟字酌句烂熟于心,十岁舞剑行云流水俨然一体。恍然间,习剑至今已近七年。

  而近几日却是毫无进步,招式间看似流畅却多有阻滞,无法融会贯通。

  楚泠心道,灼痛还是会有,剑法切不能练得太猛烈的。

  她收起剑想起岳渠所说的,朝廷最后决定派鸿胪寺寺丞去,今日便是离去之时。

  楚泠提早回到茅屋,等到的却是岳渠凝重的面容。

  “孙寺丞一出东阳门……便血溅当场……都不知是何人动的手!”